目前日期文章:201704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undefined

癱坐在沙發上翹著腳,金泰亨有意無意的看著電視。炎熱的天氣讓他沒有任何出門的慾望,只好安分的窩縮在宿舍裡。
「沒什麼能看的……」無聊的嘀咕著,他撓了撓自己蓬鬆的髮絲。
「小子,在看什麼?」從廚房裡走出來的閔玧其隨手開了瓶飲料,看著沙發上癱坐的戀人打趣的問道。
「我好無聊,電視節目也沒什麼好看的。」金泰亨直觀的遞過遙控器,對著自家哥哥說著。
「那就別看了。」閔玧其也順勢坐在金泰亨身旁,仰頭喝著飲料。
「哥,我也要喝。」看著閔玧其手上冰涼的飲料,金泰亨忍不住向他伸手。
「冰箱裡有。」閔玧其當然是嚴正的拒絕了,天氣這麼熱,豈是一點冷飲能夠解決的。
「我要喝哥手上的啦。」
「不給。」
「我要喝啦、我要喝啦,給我喝啦!!」說著,金泰亨翻過身騎在閔玧其身上,扭動著身子撒嬌。
兩人的褲襠就這麼似有似無的磨蹭著,閔玧其皺起了眉頭。
「泰亨,下來。」愛人跨坐在身上近距離的扭動,說實話是不可能不心動的,因此在自己的自制力還沒有完全被撩撥起來時,閔玧其出聲警告。
「那除非哥給我喝飲料。」嘟起嘴,金泰亨環起手臂抱著胸,絲毫也不讓步。
「你是閔holly嗎?什麼都要搶我的。」看著戀人賭氣的模樣,閔玧其寵溺的捏著金泰亨的臉蛋。
「我才不是狗。」金泰亨抓住閔玧其的手咕噥。
「很像啊,很可愛。」倏地拉近彼此的距離,閔玧其啃咬著金泰亨敏感的耳垂。
「唔嗯……不要、癢。我要飲料。」面對愛人的挑逗,金泰亨仍舊執著在那瓶飲料。
「好,這就給你喝飲料。」仰頭灌下一口飲料,閔玧其吻上了金泰亨的唇瓣,推送著口中的飲料。
「嗯…嗯……」驚訝的來不及反應,金泰亨的嘴角溢出了些許,沿著頸子、鎖骨,流下。
「holly也會喝的到處都是呢。」掀起愛人單薄的上衣,閔玧其舔舐著他身上的飲料,惹的金泰亨一陣悶哼。
金泰亨推了推閔玧其的胸膛
顯然。沒什麼用
閔玧其將金泰亨的雙手抓了起來,固定在頭頂上
用靈活的舌頭肆意玩弄著暴露在空中的紅櫻
時而吸吮
時而用牙齒輕咬刺激
那雙不安分的手正慢慢的往下探去

「哥…?」
金泰亨使勁要掙脫閔玧其抓住他的手

我只是想喝個飲料而已啊…
「恩?」
閔玧其隨意的回了他一句
又開始專注著手上的動作
金泰亨看著眼前這個用一隻手解自己褲頭的閔玧其
後穴不經微微發疼
這哥可是每次都把自己操哭的呢
閔玧其熟練的解開金泰亨的褲頭
隔著內褲輕撫著金泰亨的男根
胸前挺立著的有著閔玧其唾液的紅櫻

「恩…嚶」
聽到了金泰亨的聲音
閔玧其就知道他有感覺了
低笑一聲
從一開始的輕撫到現在的揉捏
從一開始的低聲輕吟到現在的毫不掩飾

閔玧其扒開金泰亨的內褲,碩大立即彈跳出來
那白皙的手撫上男根,開始上下套弄
洽到好處的力道和熟練的技巧,使金泰亨沉迷其中
連閔玧其什麼時候把手放開的都不知道。

/

「泰亨阿。」
「現在是要我、還是飲料?」

閔玧其無心的把弄著金泰亨那敏感的小球,
看似慵懶,自己卻努力讓金泰亨不再這麼的難受。

「唔、哼...你...欺負人!」

金泰亨淚眼汪汪的指責著閔玧其,
那模樣真是可憐極了,
不過越可憐,閔玧其越有欺負他的衝動。

「所以我說,你要哪個呢?」

停下了調戲的雙手,
只想認真的聽著眼前小動物的選擇。

坐直在沙發上,
任由著金泰亨攤軟在沙發上,
絲毫不心疼。

那緋紅的雙頰,
與那因為挑弄而出的生理淚液,
迷茫的雙眼和那微張的小嘴,
使閔玧其差點把持不住自己。

「難、受...。」

金泰亨緩慢的爬上閔玧其的雙腿,
難耐的在雙腿間不停的磨蹭,
吻上閔玧其那性感的薄唇,
雙手不自覺的碰上對方的男根,
不斷的擼動著,
似乎是想激起對方的性欲吧。

四片唇瓣相離,
牽扯出那情色的銀絲線,

來不及吞嚥的口水就這麼的流向鎖骨再是胸膛。
這美麗的風景使閔玧其移不開雙眼,
那熾熱的眼神讓金泰亨感到極度的不自在,
稍稍皺了皺眉,離開沙發蹲坐在地板上,
扯開閔玧其的褲檔,那依舊直挺的碩大使金泰亨甚是滿意,原來哥對自己的挑逗是會有感覺的。

含吮著那爆紫青筋的男根,
因為不適而悶哼了聲,
更加努力的吞吐著那唯一能夠滿足他的男根。

突然想到什麼的金泰亨離開了男根,
閔玧其不太高興的看向金泰亨。

「不繼續?」

那些微的低喘金泰亨是有聽見的。

「哥很喜歡Holly吧。」

金泰亨伸出舌頭開始細細的舔拭著眼前的碩大,
不留隙縫的舔拭著,像是在品嚐冰品般細膩,
努力的學著Holly喝水的模樣,取悅著閔玧其。

那強大的快感使閔玧其隱隱發顫,
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的低吟發出,
眼尖的金泰亨怎麼可能沒有注意到呢,
又再更加賣命的舔弄著。

終於達到了一個極限讓閔玧其無法繼續忍耐,
「金泰亨,放開。」那強制性的命令聽在金泰亨耳裡不過就是個傲嬌的話語。

「哈、阿...」
閔玧其將屬於自己的熱液全數射上金泰亨的小臉,
那模樣,情色極了。

「該我滿足你了。」
一把抱起金泰亨,將它放上自己的雙腿間,
輕慢的磨蹭著他那微勃的男根,
受到刺激使他一下子的更加挺立。

伸向那早已濕潤的後挺,
輕觸那周圍的皺褶,
似乎是想讓他放鬆點,
另一隻手不安分的伸向那硬挺的紅櫻,
不輕不重的摳弄著。

雙倍的刺激使金泰亨不顧面子而大聲的呻吟著,
那情色的面部表情是個極大的誘惑呢,
閔玧其忍住想操哭金泰亨的衝動,
繼續努力的做完前戲。

畢竟讓自家愛人受苦自己也是會難過的。

待稍鬆了後,
閔玧其才緩慢的放入一根手指,
那濕潤且緊窒的後穴使閔玧其又差點把持不住自己,
不過他很確信自己肯定是不能再繼續等下去,
理智線正在一條條的斷裂,越來越無法思考,
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操哭眼前這讓他充滿慾望的大型犬。

「給、我...嚶、哼。」

這邀約閔玧其絕對是無條件接受的,
畢竟自己也在失去理智的邊緣了,

「這就給。」

閔玧其不像平常那樣溫柔對待,
而是猛烈且粗暴,
絲毫沒有平常的樣子。

「叫老公。」

閔玧其俯下身用舌頭描繪著金泰亨的耳窩,
緩慢的、仔細的,像是貓類夫妻互相順毛般,

金泰亨敏感的縮了縮,
這讓閔玧其非常不滿意,
於是懲罰性的撫上紅櫻來回的摳弄,
似乎是想讓金泰亨有著欲仙欲死的感受。

「嗯、啊!」

在沒有碰到分身的情況下,
金泰亨就這麼的被插射了,
捂住小臉想讓自己不這麼丟臉。

閔玧其看著慢慢升起的男根,
滿意的笑了笑,自家愛人還沒滿足,
怎麼能停下來?

「哥、哈...快、快點...」

閔玧其堵住那吵鬧的小嘴,
與他纏綿,一人主動,一人受邀,
舌頭不斷的纏繞,也讓性欲更盛。

「老、公...哈...嚶...」

閔玧其更加賣力的抽插著,
金泰亨也享受在其中。

閔玧其一下下都撞在敏感點,
要說了解,閔玧其說二沒人敢說自己是一。

只因為一聲老公而滿足?
怎麼可能。

閔玧其停下動作,
這使金泰亨感到異常的空虛,
他難受的扭了扭腰。

「老公...?」

金泰亨抬眸,
絲毫不解的看向閔玧其。

「泰,還想要?」

閔玧其勾起金泰亨的下顎,
讓他無法迴避,
只能誠實的回應。

金泰亨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緋紅的臉頰已經出賣了他正在害羞,
想藏都藏不住。

「說出來,我會滿足你的。」

金泰亨震驚的睜大眼睛,
逃避著與閔玧其的視線,
可身下的狀況,
讓他不得不聽命於他。

那極度難耐讓金泰亨放下矜持,
說出那可恥的話語。

「老、公...請您狠狠的肏哭我吧。」

__空氣裡充斥著那黏膩的呻吟與曖昧的味道。
__漫長的夜、兩人無止盡的纏綿。

文章標籤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難得的假日,田柾國與鄭號錫正玩著新上市的電動。

 

田柾國求了很久閔玧其才心軟買給他。

 

我猜大概不是心軟,而是煩躁。

 

-

 

與自家情人單獨待在一塊,

當然免不了各種的遐想,

看著田柾國那完美的側臉,

與那若隱若現的鎖骨,

讓他色心大起,

鄭號錫吞了吞口水,

對田柾國提議道。

 

「果阿,來比賽吧。」

 

對於遊戲而產到自尊心可是非常高的,

田柾國二話不說馬上答應了。

 

「規則是,輸的那方必須任由贏家處制?」

 

「嗯。」

 

田柾國對電動這塊可是非常有自信心的呢,

我田柾國怎麼可能輸號錫哥呢?

 

......

 

果不其然的,就是輸了。

 

「果阿,還記得剛剛你答應我什麼吧?」

 

鄭號錫對著田柾國說道。

 

怕是對方會耍賴而又使力的抓緊他。

 

田柾國吃痛的皺了皺眉,

明白自己是不可能逃得了的,

只好認命了。

 

「記得,哥...!」

 

突如其來的壓制使田柾國驚呼了聲,

低頭看見哥哥早已蓄勢待發分身,

與那充滿情色的雙眼,

 

好吧,願賭必要服輸。

 

緩慢拉下褲檔細細的端倪著,

這玩意兒平時到底是怎麼進入自己的?

 

看著那爆滿紫青筋的分身,

埋下頭便開始舔弄,

像是要把鄭號錫嚐遍一般的仔細。

 

鄭號錫滿意的看著正努力動工的弟弟,

手不安分的伸向衣內,

尋找著那早已硬挺的紅櫻,

 

由於最近行程太滿,

都沒什麼碰到自家情人,

長時間的空白期,

使田柾國的神經變得更加敏感。

 

「哼...嚶...」

 

田柾國呻吟了聲,

但還是不忘繼續動作,

 

鄭號錫將田柾國的頭更往自己的方向壓了壓,

像是要把囊袋一併塞進一般,

不過這也僅供想像而已。

 

「唔、哼...哥...。」

 

田柾國淚汪汪的大眼,

任誰看了都會心疼的,

包括鄭號錫。

 

「快了。」

 

鄭號錫又向深入頂了頂,

田柾國難受的皺了皺眉,

不過為了自己,

他還是必須努力。

 

「哈...昂...」

 

鄭號錫就這麼的射入田柾國的口中。

毫無預警的。

 

「吞下去。」

 

鄭號錫半逼迫的對田柾國說著,

自家孩子當然也乖巧的照做了。

 

「乖孩子,換哥哥滿足你了。」

 

他將田柾國翻了個身,

看著那早已氾濫成河的後穴,

輕輕的碰了碰外壁,

田柾國敏感的縮了縮,

看著小穴的變化,

鄭號錫當然是非常之滿意。

 

先是緩慢放進一根指頭,

一是怕自家孩子會痛,

二是想折磨折磨這妖精。

 

待軟了後,

又慢慢的放入第二指,

在內壁裡胡亂的攪和著。

 

「哥...可以了...」

 

看著自家情人的邀約,

鄭號錫當然就是高興的不得了,

不過身為兄長當然要有點矜持。

 

「可以什麼?」

 

鄭號錫隱忍著他那極大的性欲,

就只為了挑逗身下的小受果。

 

「嚶...哥...」

 

看著眼前不聽話的孩子,

明明很想要卻不說出口,

真是不乖呢。

 

彈了下那硬挺的男根,

懲罰那不誠實的孩子。

 

「我要哥...」

 

田柾國頓了頓,

這話真的難以啟齒阿,

緊皺著眉,

咬緊下唇,

思考著到底該不該說出。

 

看著孩子猶豫的不得了,

看來是要再更極端點了呢。

 

戳了下他那敏感點,

便抽出手指。

 

突然的空虛感使田柾國非常難耐,

額間冒出些微的汗水,

扭動著腰希望身後的哥能滿足他。

 

「果阿,你在不說哥就要軟了。」

 

田柾國震驚的睜大了雙眼,

要講出那種話是不可能的,

不然自己來吧。

 

田柾國轉過身子,

壓住鄭號錫,

握住他那直挺的男根,

緩慢的放進自己的後穴。

 

「哈...昂...」

 

-

 

鄭號錫皺了皺眉,

這跟原本所想不一樣。

 

不過換種方式玩也不錯。

 

「就只坐著然後不動嗎?想要就自己來。」

 

鄭號錫對著身上那不知所措的孩子說道。

 

「哥... 。」

 

看著鄭號錫那堅定的眼神,

田柾國明白想要就只能靠自己了。

 

只能試試了。

 

緊閉雙眼,

緩慢的上下抽動著,

 

鄭號錫看著還在身上磨嘰的孩子,

難耐的向上頂了頂。

 

「哼、嗯...哥...」

 

田柾國軟了身子,

趴上鄭號錫的胸膛,

啃咬著嘴邊的紅櫻,

 

看著身上那隻點火的兔子,

男根又脹大了一圈,

這變化讓田柾國反應性的縮了縮後穴。

 

「這是你,自找的。」

 

翻了個身,

又更加深入那緊窒的後穴。

 

連續的撞擊讓田柾國吃不消,

不過那種快感是他渴望得到的。

 

「哈...快、快點...」

 

田柾國攀上他的雙臂,

在他耳邊低喃著。

 

「該死。」

 

咒罵了聲,

便開始更加使勁的抽插,

只為滿足身下的那個孩子。

 

捉住田柾國伸向男根的那隻手,

在他耳邊輕輕的低語。

 

「插、射。」

 

田柾國立馬羞紅了臉,

捂住雙頰,努力的不與鄭號錫對上視線。

 

不過自家孩子的小動作,

自己怎麼可能沒有發現呢。

 

捏住田柾國的下顎,

強迫他與自己對視,

 

那熾熱的眼神,

讓田柾國性欲更加高漲。

 

「快動...阿、哈...哥...」

 

聽著那黏膩呻吟,

像是春藥般的更增他的性欲。

 

像是無法停止般的一場賭注,

到底會多久門外的成員也不清楚。

 

「金泰亨你的手給我拿走!」

「其阿聽了還不想要?」

 

「碩、碩珍哥?」

「我很期待雞米妮今晚的表現呢。」

 

由於南俊一直被放生,

我只好弄個女主來陪他,

雷者別再往下了。

 

「南俊歐爸...哈昂...」

「叫我隊長。」

「哼、嚶...隊長...快一點...。」

「別喊停。」 undefined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今天不是情人節,也不是任何紀念日。
但我就是希望他早點回家,明明工作位階很高,卻又接不完的應酬,大可以把那些工作通通丟給部下的。

難道工作比自己還要重要嗎......

明明很傷心卻不能說出口,怕他厭倦自己了,怕他開始覺得自己是累贅,怕他一時生氣而趕走自己。

-

「咔——」是開門聲。
一定是閔玧其。
因為有鑰匙的大概就只有我和他了。

想到要馬上就可以見到自己思念已久的戀人,心裡不免的有些激動呢。

朴智旻蹦噠蹦噠的跳向門外,又突然想到閔玧其的一句話便馬上停下,開始正常的走路。

「朴智旻,告訴你幾次別這麼跳了?很吵。」

對哦...玧其哥不喜歡吵雜的聲音,要是被他聽見了,肯定會不高興的吧。

-

抬起頭剛好看見自家愛人往自己的方向走來,想給他個簡單的問候,可是...

「玧其哥,你還...」

看著閔玧其再次略過自己,心臟不免的感到難以負荷的沉重。

這又是閔玧其第幾次忽略自己了呢?是第幾次不聽自己講完話就自顧自的離開了呢?

是第幾次自己有想放棄他的衝動呢......

不過,玧其哥絕對不是因為不愛自己才這樣的。

絕對不是......

不是的吧....

是因為累了,對!是因為工作讓他累了。

不過朴智旻永遠也忘不了,閔玧其衣領上的那個唇印,身上那不屬於自己的香水,和那不知從何來的女人香。

他相信閔玧其是不會背叛他的,相信閔玧其是愛自己的。

-

每天換著不同的藉口,說服自己,告訴自己,閔玧其還是愛自己的。

儘管他對自己的冷言冷語,對自己的愛理不理。

就算在多麼早出門,多麼晚歸宿,朴智旻依舊安慰著自己。

不過同樣的事情不斷的在重複,這也是會讓人很心寒的阿。

自己已經拉低身姿與他對話了,已經看臉色看了將近四個月了。

這一百二十天裡,自己到底幫閔玧其找了多少理由,到底是什麼讓他堅持到現在的。

想想也覺得有些可笑呢。

知道自己愛得人早已不愛自己,卻還不認清事實,拚命的死纏爛打。

是人都在乎面子的。

自己能堅持這麼久,也很佩服呢。

就在今天,做個了結吧。

 

該怎麼說出口呢?朴智旻趴在窗臺上想著,看看窗外那自由翱翔的鳥,和那與朋友一起玩耍的孩子們。

 

除了和閔玧其交往的那幾天熱戀期,最開心的時候大概是去找弟弟田柾國的時候吧。

 

開心的時候一起玩耍,難過的時候互相安慰,生氣的時候互相打抱不平。

 

有這樣的弟弟多幸福阿。

 

朴智旻想著想著笑眼便慢慢浮出了呢。

 

乖巧的坐在客廳,等待著閔玧其回家。

雖然想一聲不響的離開,但這一定會為自己留下遺憾的。

 

因為自己還想看心愛的人最後一面。

 

看完了,講完了,就離開吧。

 

離開這讓人傷心欲絕的房子。

 

曾經那甜蜜的氣氛是不是早已不屬於我了?

畢竟他已經不愛自己了不是嗎?

又何必這麼不要臉的死纏爛打下去。

 

對方的心意自己也早就知道了,一直堅持著只是因為自己還放不下而已。

 

這樣想想是自己太貪心了呢。

 

-

 

「回來了。」

 

聽到那熟悉的低嗓,那久違的應聲。

 

難道是自己想太多了嗎?

 

快步走向大門門口,閔玧其看是看到了,不過旁邊的那個女人是誰?

 

看著閔玧其摟著她的肩,自己卻什麼都不能做,看著他那幸福的表情,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

 

「哀谷,妳這麼怎麼這麼可愛呀?」

 

看著閔玧其在自己面前調戲著除了他自己以外的陌生人,心就像被匕首次穿無限刀般疼痛。

 

將指甲狠狠的插進自己的指腹,雙手不停的顫抖,只為忍住自己想哭泣的情緒。

 

「其,他是誰呀?」

 

眼前的女子指著自己,那副高傲的樣子使朴智旻非常不自在,就算自己脾氣再好,也無法忍受這樣的對待

 

心裡非常期待閔玧其向她介紹自己,告訴她,自己是他最最喜愛的戀人。告訴她,自己是他捧在手上的寶。制止她對自己做出不禮貌的行為。

 

「他?是我家清潔工。」

 

聽到這句話,朴智旻胸前那把匕首似乎更加深入他的心臟了。

 

為什麼不告訴她你曾經是多麼的喜歡我呢......。

就算是看在還在交往的分上說我是你的朋友也好阿...

 

不說是想和我撇清關係吧......。

說出我是你的戀人真的就這麼強人所難嗎。

 

看著剛剛那原本摟著肩膀的那隻手漸漸下滑,從肩膀、背、腰際、到了股瓣那兒停下。

 

順手的捏了兩下。

 

「呀!歐爸......」

 

看著女子那明明開心卻假裝生氣的撒嬌,閔玧其很吃這個呢。

 

「......」

 

女子墊起腳尖貼近閔玧其的耳窩,對他說了幾句話,閔玧其便開心的裂嘴笑。

 

摟上她的肩自顧自的走進房間內。

 

留下獨自心痛的一人。

 

看著閔玧其走過自己的身旁,那熟悉的女人香和那明顯的唇印,原來閔玧其跟這個女人在一起不少時間了阿。

 

看著房間的門緊閉,身體上所有的力氣就像是被抽空了般,完全使不上任何力,順著牆壁滑下,眼神空洞,什麼都無法思考。

 

閔玧其讓自己活的像奴隸那般的卑賤,憑什麼......

憑什麼我要承受如此的對待。

 

無法忽略的是那門內的呻吟、

 

「歐爸、太、太快了...」

 

「慢點阿...哼、嚶..」

 

「妳這該死的穴正緊緊的包覆著我的小玧其呢,有資格說這種話?」

 

一連串的呻吟傳至耳內,想裝作沒聽到卻無法如自己所願。

 

慢慢的走向沙發,想著與閔玧其以前那段時光,那青澀的我們是如何相愛,是如何一起生活,那麼的幸福,那麼的快樂。

 

如今是你違背了我們之間的承諾,是你不負責任的拋棄我,偷偷的私下找新歡。

 

有想過被蒙在鼓底的我,有什麼感受嗎......?

 

半個小時過去了,房間內的呻吟卻還是綿綿不絕的向自己耳內衝撞著。

 

心裡那種痛是在刻骨銘心,大概永遠都忘不了吧。

 

/

 

「喀——」房門終於開啟,出來的就只有裸著上半身的閔玧其。

 

「呵,我以為你已經走了。」

 

看著閔玧其一步步的逼近自己,想離開,身體卻不聽使喚。

 

他捧著我的臉,深情的看著我,慢慢的靠上。

 

我的眼皮也不自覺的緊閉。

 

「剛剛,聽到了吧?你也想要來一次嗎?」

 

聽到這句話我猛的張開眼,使力的想推開他。

 

可說力氣卻沒有他大,只能看著他直直的逼近自己,稍稍的皺起眉頭,眼神那抹絕望卻藏不住。

 

只能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胡作非為,看他那精緻的小臉漸漸放大,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抗拒」。

 

用力的扇了他一巴掌,意識回來自己也無法挽回。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懊悔的說著,再怎麼生氣也不能打玧其哥阿......。

 

低下頭,卻沒發現閔玧其那得逞的表情。

 

「朴智旻,我以為你早就會離開了。」

「我到今天才清楚,到底什麼叫犯賤、什麼叫不要臉。」

「我早就不愛你了你不會是不清楚吧?」

「......」

 

聽著那一句句汙辱自己的言語,卻什麼都無法反駁,就只能這麼靜靜的等他說完。

 

不過他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越說越起勁了,一句句比方才更傷人、更難聽的形容詞從閔玧其口中說出。

 

「我、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你。」

「一絲絲都沒有。」

「是因為你很愚蠢,所以才想找找樂子。」

「識相的人看我這樣便會自動離開。」

「但我沒想到你這麼不要臉。」

「我一直向外界表面自己是個單身的男子。」

「知道為什麼嗎?因為跟你在一起,丟臉的是我阿。」

 

就這麼默默的聽著,是啊結束了。

 

不、是根本沒有開始過。

 

一直都是自己單戀,不要臉的死命纏著他。

 

該離開了,這裡一切的一切都不屬於我了。

 

起身,拖起行李一步步的往家門走去。

 

本以為他會就此停止,沒想到在出大門之前卻聽見一句,

 

「要學著自愛點阿。」

 

憋了許久的眼淚終於爆發出來。

 

從今天起,還是獨自生活就好,獨自一個人也可以好好的吧?沒必要去依靠那個男人。

 

就自己一個人,就獨自的待著吧。

 

-END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阿——」

 

「好飽。」

 

看看那閃亮的星星,

只有在深山裡能看見了吧?

 

好想回家......

就算在這裡很開心,

但我還是想回家,回到我那熟悉卻冰冷的家。

 

重新經營公司,讓那些嘲笑我的人對我低頭,

對我括目相看,甚至,忠誠於我。

 

不過先離開這座山吧......

 

-

 

好悶。

 

深沉的嘆了口氣。

 

慘.....

 

一不小心忘了那兩個孩子阿......

 

「努娜還好嗎?」

「努娜怎麼了?」

「努娜想睡了嗎?」

「努娜.......」

 

我就知道......

 

雖然被關心很感動,

但問題別那麼多吧......

 

「我沒事。」

 

我向他們安心的笑了笑。

 

「有事要講,真的要講!」

 

他們堅定的看著我。

 

真可愛呢。

 

-

 

天氣涼,我讓他們先進去蔽蔽寒。

 

不過這可不是件簡單事......

 

他們先是拒絕,再是哭鬧,再我的威脅與逼迫下,他們才乖乖的離開,講得簡單,我可是接受了苦刑快一個鐘頭呢。

 

依在壁邊,慢慢想著以前的點滴,有愉快的,也有令人感傷的,還有揭開傷疤就會疼到窒息的。

 

令人可笑的事,所有愉快的回憶,通通都是虛偽,通通都是為巴結而奉承。

 

所有人都是牆頭草阿......

 

爸爸曾經對我說

 

: 「沒必要偽裝自己是朵帶刺的花朵,成了玫瑰也只有被掰斷的命。」

 

看到了朋友們那熱情如火的與我對談,慢慢的相信他人,慢慢的卸下心房。

 

到最後,也變成了無法收拾的慘狀。

 

怪誰呢?此時此刻只能怪自己。

 

往好處想,現在還有兩個小天使陪著我呢。

 

不怕他們離開自己,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他們也在包容我的任性,在我傷心的時候讓我依靠。

 

該怎麼說呢?這就是互相的吧,

互相容忍,互相扶持,互相關心,互相......

 

看看他們傻不嚨咚的樣子,

雖然滿是無奈,但卻有說不出的幸福。

 

突然的有人點了下我的肩。

 

沒幾秒便發現身旁那空位多了個人,那細長的腿,和那帥氣的側臉,拿出外套蓋住的上身,輕撫我的髮絲,

 

才用那低沉的嗓音對我說 「努娜進去吧。」

 

我看著他,那真摯的眼簾下襯著他那隱約的擔心。

 

我輕輕的對他搖了搖頭,雖然外面吹著冷風,但只有這簌簌的風聲和那嚶嚀的鳥叫能讓我更加的確定我現在的處境。

 

不想讓自己有 至少現在很幸福 的想法。

 

我追求的幸福,不是只有片刻,而是長久。

 

我發現冷風不再衝擊著我,抬起頭看向金泰亨,他那不寬的背,正在幫我擋風呢,雖然他做事看起來就像是在玩鬧,不過此時此刻,我想依靠他。

 

一次,就一次。

 

不過分吧。

 

我還住他的腰,他顫抖了下,不過又快速的恢復,我將額頭靠著他的背,他也沒有反抗,就這麼靜靜的,讓我依靠著。

 

真好。

 

這種安心的感覺,前所未有。

 

是接受再多虛假也得不到的。



undefined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的對話框有一則新訊息》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手機內建的鈴聲不斷的通知你有人傳訊息給你。

看了看影響你玩遊戲的罪魁禍首,

手機上大大的顯示宇宙可愛小泰泰。

你是在跟我開什麼玩笑...?

姐打LOL打得好好的,你來煩我幹嘛...?

我不耐煩的接起電話。

「喂?請問你找誰?」

我儘量的心平氣和,不帶絲毫的怒意。

「你是誰?我打我老婆的手機當然就是找我老婆,你傻嗎?」

微微皺起眉頭,聽到老婆這兩個心情反而沒有變得比較好。

「哦..是泰泰呀?老婆?你哪來的老婆?」

我用我那極為輕佻的語氣與他說話。

電話另一邊那聲抽氣真的讓人無法忽略。

邪魅的挑起單邊嘴角。

索性不玩遊戲來和這男人玩一場更加激烈的挑戰(?)

「老婆阿,聽我說...我剛剛不是故意的..我剛剛只是...」

電話另一頭那急忙的解釋,我卻聽的很不耐煩。

「閉嘴,連我的聲音都認不出來?」

我用著憤怒的音調。

講完之後瞬間覺得自己可以去演戲了。

「嚶..對不起。」

電話另一端傳來隱約的抽泣聲。

哭了?我們泰泰哭了?那最好。

「泰泰,你在哭?你知道我不喜歡愛哭的人吧?」

傳去雖然是嚴厲的話語,現實中我卻笑到快岔氣。

「沒、沒有,泰泰沒有在哭...。」

「可是泰泰在你房間的門口。」

我僵硬的將頭向後轉。

艸...GG…

他緩慢的向我走來,那強大的氣場使人恐懼。

「親愛的阿,好玩嗎?」

他用他的嘴唇一下一下的蹭著我的耳邊。

我敏感的縮了縮,因為害羞而整張臉脹紅。

「泰泰呀...唔哼...」

他將我摁在床上,扣住我的後腦。

強制性的覆上我的唇。

「你玩完了?那換我。」

undefined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哥阿,想要了。」

我停下手邊的工作,看了下正在睡覺得他,走到他身邊,一屁股坐下那鬆軟的大床。

輕撫那精緻的小臉,看著他那因為熟睡而微張的小嘴,俯下身,吻住他的紅唇。

「嗯...我想睡覺...」

他輕輕推著我的肩,拉起棉被蓋住臉,我拿出抽屜裡倒放的潤滑液,偷偷的將手伸進棉被內,拉開褲檔,一下子放進穴內。

因為感到異物入侵而小幅度的反抗著。

「哥阿,你睡你的,我忙我的。」

語畢,便在穴內瘋狂的攪和。

「飛機杯在右邊抽屜,自己拿!」

他拿開我的指,用手按住穴前,不想讓我進入。

可我卻猛然看到他那通紅的耳朵。

「不,我想要哥。」

爬上床,環上他那纖細的腰間,帶開那保護穴口的細手,一下子滑了進去。

「看來哥也很想要了?」

我在他耳邊低喃著。

「啊...!嗯...我、很困...!」

他胡亂的推著我,想抽離我。

我一把抓起他的雙手,放在頭前,俯身吻住他。

撬開他的貝齒,與他輾轉。

「哼呃....」

一時被精蟲衝腦,沒有發現他的任何異狀。

此時他的眼眶裡充斥著溫熱的淚液,眼角微微溼溼的,像是快哭了。

「…我現在真…的…不、想…要…」

他帶有哭腔的嗓音,讓我知道他的感受,我抬眼與他正視,發現眼尾已經有一小滴淚了。

我在幹嘛?!我是怎麼回事了?

「哥...對不起...」

吻去他那遲遲不落下的淚液。

那緋紅的雙頰,和那楚楚可憐的眼神。

哥,你說你不想要了,但你還是在誘惑我。

「忍忍吧,嗯?」

接著我大力的撞擊那白而光滑的骨瓣。

「泰、阿嚶...快點...啊!」

莫名其妙的撞上了他那敏感處。

「是這啊?哥?」

他摀住他那小嘴,想避免自己再次發出那淫穢的呻吟。

隱忍著舒服的感覺,他扯了扯嘴角,突然與我直視。

「就…這點能、耐…哈…?剛剛不是說…很想、要?」

他突然開口,低沉的酒嗓伴隨著微微喘氣聲,臉上揚起了一抹邪魅的笑。

我看著他鬢角流下的汗水滑落到他紅潤的唇,這哥…又再誘惑我了。

我靠近他,朝著他微張的小嘴啄了一下,再望向他胸前早已立挺的紅瓔。

除了有力的分身正猛烈的撞擊著哥的敏感處,我的手也閒不下來。

將食指放在他的鎖骨上,用指尖來回輕滑著他的鎖骨。

「…嗯…就只、只會鎖骨…?」

「別把…哈…我想的太簡單啊…」

我邊說邊將分身頂到最深處,並擦去了額上的汗水。

「…嗯…啊嗯…哈……」

朝著他的裡面灌入了滾燙的白濁,接著我退出了分身。

左手覆上他的鈴口,大拇指指腹來回摩擦刺激著他的鈴口。

右手放在他的睪丸下,用食指指尖輕輕滑過那兒敏感的皮膚。

微微包覆著睪丸,溫柔的輕捏了下。

「哼...呃...」

他悶哼了聲。

原本下垂的男根再次挺立。

閔玧其低下身含住金泰亨那半勃的性器。

金泰亨將手插進那墨綠的髮絲,將性器更往內頂了頂。

金泰亨閉上眼享受著這歡快的氣氛,急促的喘氣沒有敗壞著美好的春宵,而是又為這歡愉難忘的美好時刻增添了不少情趣。

兩人水乳交融,舌頭纏綿在一起,臉上都是歡愉時所流下的汗水。

-玧其視角-

隔天清晨,我睜開了沉重的眼皮,一種極養難耐的感覺從下面傳入我的腦中。

讓我起了雞皮疙瘩並抖了抖身子,一手掀開夏天蓋的被子。

發現金泰亨竟然又想要了。

這傢伙性慾到底是多多啊?!

_END.

undefined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鄭號錫不知道為什麼成為我男朋友開始吧。

「歐爸,今天住我家吧。」

因為身高差我微仰望他。

他貼心的蹲的和我差不多高,只為不讓我這麼辛苦。

看看他這滑稽的動作,我不忍的笑出聲。

「笑什麼笑阿你這矮子。」

他輕彈了下我的額。

之後變寵溺的揉亂我的髮。

「歐爸頭髮這樣會亂掉的。」

我握住他的手腕,皺起眉頭看向他。

「反正你怎樣我都喜歡。」

-

「歐爸,睡我房間吧,一起。」

他愣了下,轉笑。

「好阿。」

我那三人床,終於不再是一個人了!

-

「歐爸呀,你喜歡我哪一點?」

我側著臉問他。

「喜歡嗎......」

「與其說是喜歡,還不如說是愛。」

「我愛你,一輩子。」

「沒有原因,因為你是你。」

他將手伸向我,讓我枕著,才不會不舒服。

真貼心......

他是情聖是暖男,屬於我的。

-

隱隱聽見那沉穩的呼嚕聲,

那像翅膀般微顫的睫毛,

真美。

看他那薄唇。

我吞了下口水,一次,就一次。

閉上眼,靠上。

我貼緊他的唇。

僅僅一下子,我便放開了。

我摀著我那紅到發燙的雙頰。

我在犯罪.......

再次貼上唇,

不敢再有下一個動作,

就這麼貼著。

-

然後就來一聲 :

「J Hoooooooope!!」

把我叫醒了。

艸。

第一次這麼討厭聽到他的名字,

號錫快帶我走,

不是說要愛我一輩子嗎(;д;)

-真人真事。

undefined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點開遊戲頁面, 因為實在沒事情做,只好來玩玩遊戲殺時間。

想出門,卻約誰誰沒空;

想睡覺,卻絲毫睡意都沒有;

想聊天,聊著聊著就被已讀了;

想碼字,腦袋裡一點想法都沒有。

所以只好來玩遊戲。 看著那唯一上線的名稱, 那不熟悉也不陌生的名稱。

嘶…… 突然一則訊息跳出。

〔世界可愛田囧菇 〕: 打? 看到這則訊息微楞了下,過不久,便立馬回神。

〔高冷歐膩 〕: 好。

鬼使神差的就這麼答應了。

一回神過來發現頁面已經是在選角了。

〔世界可愛田囧菇〕 : 下滿。

下滿?他跟誰?

〔高冷歐膩〕: 下滿?

偷偷的傳了條信息給他, 5路剩SUP、JG當我在猶豫的時候,那則訊息得到回覆了。

〔世界可愛田囧菇〕: 是啊,跟妳。 ……現在是流行不經過他人同意就隨意決定的年代嗎?

好吧……只能盡量不雷他了。 魔甘娜?拉克絲?機器人? 剩下三十秒而我卻還在躊躇之時。

〔世界可愛田囧菇〕 : 拉克絲吧,會嗎?

〔高冷歐膩〕 : 嗯,專五了。

我點下拉克絲的頭像,將天賦改成和她配對的選項。

瞄了下隊友們的角色, 欸?田柾國剛剛不是選凱特琳? 怎麼就變成伊澤了? 悄悄的敲了他的小窗,

〔高冷歐膩〕 : 怎麼換角了?

〔世界可愛田囧菇〕: 這樣比較好配合,還有,這樣他們會認為我們是情侶。

…… 好吧,雖然很無奈,但是也進到遊戲裡了,就玩吧。

-

技能ㄧ個個的丟向敵方。

【首殺!】 看到這兩個字出現在銀幕上,心裡滿是愧疚阿……

〔高冷歐膩〕 :抱歉。

〔世界可愛田囧菇〕 : 因為是你,所以沒關係。

WTF?? 好吧,反正戰績好就好了。 接下來沒預測到的是……

【高冷歐膩正在大殺特殺。】 【高冷歐膩已經無人能擋。】 【高冷歐膩已經成為傳說!】

啥? 我一臉懵的看著戰績 10/3/4 再看看他的 4/3/10 這樣他才是SUP吧……

-

〔超級低智商〕 : SUP一直搶頭真的妥?

〔腦袋破洞180〕:他們是情侶吧,看看他們的角色。

〔永遠的邊緣人〕 : 反正靠他們我們也要贏了。

〔超級低智商〕 : 我猜高冷歐膩是男朋友。

〔腦袋破洞180〕: 我也。

〔永遠的邊緣人〕: 那我要猜相反。

邊緣人我愛你……歐膩是女的,好嗎,女的!

等等……情侶? 腦袋破洞跟低智商才是情侶吧……看看你們的暱稱,多麼的適合彼此,說話方式也那麼般配,戰績也一樣爛到掉渣,是情侶吧?嗯?

〔世界可愛田囧菇〕:是啊,是情侶。

你特馬這時候就別一起參與了吧……算了,女人當自強。

我一打五吧。

【雙殺。】 【三連殺。】 【高冷歐膩已被終止擊殺。】

艸!果然一個人還是不行的吧。

【雙殺。】

【世界可愛田囧菇已經無人能擋。】

『All』〔世界可愛田囧菇〕:敢殺我女人,不要命了? 好,是很帥。

但特馬誰是你女人?

【勝利!】 看到銀幕上大大的出現這兩個字,真是滿滿的欣慰,隊友是豬,但是還是贏了,真的無限感動……

-

退出遊戲界面後,馬上看到那位…囧菇(?)的訊息。

〔世界可愛田囧菇〕:還打嗎? 眼睛怔怔的盯著電腦螢幕,推了推垂落鼻樑的無鏡片眼鏡,碰到鏡框的金屬框架時,手愣了一會兒。 那冰涼又堅硬的觸感,接著將視覺轉到筆記型電腦上,看著那條訊息,心裡沒有任何想法。

手放在鍵盤上,心裡的空虛寂寞感佔領的我的身體,腦子一片空白。

〔高冷歐膩〕:…不了…好累……

不知道是怎麼的,總之就是很想找個人來傾訴。

〔世界可愛田囧菇〕:怎麼了?

但…還是有些不太願意,或許是淺意識吧,我的淺意識人格可能就是這麼抗拒生人。

〔高冷歐膩〕:…沒事,我好多了,再打吧。

〔世界可愛田囧菇〕:真的沒事了?

看著這條訊息,很明顯的是在關心我呢…我眼巴巴的期待著下文。

〔世界可愛田囧菇〕:有事就和我說吧,我都會在線上的。

〔高冷歐膩〕:好哦,打吧。一樣,下滿。

-

此時,電腦另一端的男人,蜷起食指推了推圓框眼鏡,臉上泛起了浪花般的微笑蓋過枯燥乏味的沙灘。

休閒款式的黑色襯衫更襯他皮膚的白嫩,兩隻眼睛眨啊眨的,眼下飽滿的臥蠶,和那一抹微微揚起的弧度。

……他,已經很久沒有笑了。

這時,一個冰冷的女聲響起,一位身穿正裝的職業女子站在男人面前,看樣子,似乎是男人的秘書呢。

「總裁,待會有場重要的會議。」 「好。」

被叫做總裁的男人頭也不抬的回答了,並且用修長的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打字。

〔世界可愛田囧菇〕:抱歉,我等等要忙。

〔世界可愛田囧菇〕:晚八可嗎?

〔高冷歐膩〕:可以,我等你。

我等你,多麼曖昧不清的字詞啊,男人想到這裡又抽了抽嘴角。

秘書一看自家平時總是喜怒不形於色的總裁,嚇的小心臟都要跳出來了,男人舒展開皺起的英眉,給人的氣息也從『生猛野獸,請勿靠近與餵食』的感覺換成了一點粉色氣息。

「…網戀嘛…」 三個字緩緩的從男人嘴裡吐出,讓聽到的秘書大大傻眼,總裁也人家談網戀?!

 

TBC.

 

文章標籤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大清早聽著那不太悅耳的鬧鐘。

每過五分鐘提醒我起床一次。

『J Hoooooooooooope !』

哦艸。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起床洗漱。

站在鏡子前面的我,

細看著自己的臉蛋,

今天的我,還是很美呢。

拍拍雙頰,迅速的洗漱。

-

站在衣櫃前,為了今天要穿哪套而猶豫。

良久。

我選了件最樸素的衣物。

一件黑T和牛仔褲。

我認為就算穿的這樣簡單,

我還是很美。

-

拿起錢包和鑰匙,

我蹦躂蹦躂的出家門。

鄰居那異樣的眼光,

被我解讀成是愛慕。

呵呵呵呵~

我是不是很可愛?

-

「小美女又來了阿?」

額呵呵好害羞,

我摀住那通紅的雙頰。

「我要一份起司蛋。」

我對著早餐店老闆說道。

-

我無聊的站在點餐區自言自語。

突然有位英俊挺拔,

走路姿態瀟灑不脫俗,

又高我一顆頭的男子猛盯著我。

內心小宇宙爆發,

天哪他是要跟我表白嗎?

看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的我,

原來我這麼魯是因為老天要給我更好的。

當我還在想像時,

他微微的開啟他那薄唇,

天哪!終於要表白了嗎?

只要你告訴我 你喜歡我,

我就成你的人了。

那低沉的酒嗓 : 

「小姐,借過一下。」

榦。

undefined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曾經為了跟風,為了炫耀,為了有面子,開始加入玩讚刪幽靈等不成熟之事。

不過就是因為我的幼稚讓我認識了你。

《頭貼計算,沒按讚者刪。》
我在動態發布了這篇文章。

當然紛紛有網友為了避免自己被刪除而去點了個讚。

「呵。」
看著讚數直線上升,心裡那種成就感莫名的就飆高了。

看看我的好友人數852,在看看讚數546。

開刪吧。

我不能容許網友群內藏有任何幽靈。

/

哈...終於刪完了。

為了避免誤刪,我又重新去滑了下按讚的名單。

果然...又刪錯人了。

依依寄過交友邀請。

不到10分鐘,便有人傳來了一封訊息。

「為什麼一直刪我又加我?」

看到這則訊息,不免的覺得有點尷尬,畢竟自己誤刪的機率真的頗高的。

「對不起,只是誤刪。」
「讓你感到不愉快,可以刪我好友的。」

留下這兩句話,我便走到浴室盥洗。

15分鐘過去了,我拿起手機,上面顯示著我有4則新訊息。

看了看時間,已經11點30了,到底誰這麼晚還沒睡?

解開我那并不複雜的密碼,點開訊息,發現是剛剛那人。

「我的臉這麼難記?」
「沒關係,就算了吧。」
「當個朋友吧。」
「我叫閔玧其。」

點開他的個人主頁,看了下他的頭貼。

是隻紅貴賓。

哪來得臉...

好吧,不能打槍他,畢竟不認識。

「好啊哈哈,我叫小。」

多認識一個朋友也無所謂,交朋友是很好玩的。

/

2點30。

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就過了三個小時了呢。

他這人,不無聊也不算有趣,不熱情但也不太冷淡。
回覆訊息的時間不會超過1分鐘,那就是秒讀秒回。
很喜歡和這種人聊天呢。

「還不睡嗎?」

感覺上下眼皮正在打架,就這麼睡著太對不起他了。

「我在等你睡。」

他講出這句話我著實受寵若驚。
明明只是第一天認識,
莫名的暖流流至心裡,
這人,還不錯。

「是嗎哈哈,那我要去睡了,很睏。」
「今天跟你聊的很開心。」

女人必須要有一定的矜持,
太熱情的孩子不會被喜歡的。

「嗯,我也是。」

已讀了他的訊息,我關掉手機,便沉沉的睡去。

/

「叮——」

我揉了我那睡眼惺忪的雙眼。

煩躁的抓了抓頭髮,這麼早到底是誰?

拿起我那正在播放音樂的手機,點開訊息,看到那不熟悉也不陌生的頭貼。

他會主動來私訊這點,不是最讓人驚訝的,而是他打得那句話。

「早安。」
「快起床,我想你了。」

坐起身子迅速的回覆他,
心裡那莫名的悸動使我心痛加速。
雖然很開心,卻又不能表達的太過於明顯。

「是嗎,我剛睡醒。」

我並沒有正面的回覆他那句甜言。
不過卻深深的烙印在我心。

剛才的煩躁一下子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因為他。

「是豬嗎,等你很久了。」

看到這句話,心裡那股甜膩直徑的不斷上升。
雖然是句責備,卻是滿滿的寵溺。
霸氣總裁這正合我意。

或許我就是習慣性被虐吧。

「我不介意讓你等我更久。」

耍耍嘴皮子是我人生中的一大樂趣,
就算是有好感的男人,
也免不了被我嘴的災難。

「多久我都會等。」

這是個危險的男人,
讓人不得不迷上他的男人,
讓人欲霸不能的男人。

/

又和他聊上一天了呢,
明天要上課了,
真的很討厭學校禁止使用手機這項規定。

不過吧,就忍忍。

/

5:50分那聲準時的

「J Hoooooooope——」

解開手機密碼,發現沒有任何一則訊息,
他還沒醒吧?不對,現在還很早呢。

傳了幾封訊息交代他一下,
便去準備洗漱了。

「早安吶。」
「今天要上課呢。」
「我們學校不允許學生使用手機的。」
「還有因為學校和家裡距離遠所以7點才會到家。」
「敢因為這樣而不見我不會原諒你的哦。」

/

簡單的洗漱一番,
整理好一整天在學校需要用到的東西。
嗯,還有點時間,他應該醒了吧。

抱著滿腹的期待點開訊息欄,
還沒醒呢...沒關係。

等了大概10分鐘,
他還在持續的與棉被纏綿,
瞄了下時間,
6:30分...看來不得不出門了呢。

undefined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