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把的將那瘦弱的小身板扔上床,動作殘暴且絲毫不拖泥帶水,不過因為床的柔軟度是非常之高,才能減緩一點痛處。


「嘶......你是有什麼毛病?」


床上的人兒撫著骨盆,悶哼了聲,不滿全數展露,絲毫不遮掩,皺了皺眉抬頭看向那一點都不尊重自己的弟弟,在對上眼的剎那,便看見皺在一團的小臉與那憋屈的眼神,心不自覺的放軟了一半,只聽見田柾國緩緩的吐露出心聲:「哥能不能不一直和號錫哥玩?我吃醋了。」


在交往前期已經互相約定好,只要對彼此有不滿,便要主動說出口,否則很容易因為誤會而大吵甚至分手,看來自家小情人沒有忘記這一點阿。


閔玧其向田柾國擺了擺手,示意他來自己身邊,雖然是這樣,腦袋卻一直幽轉著到底該怎麼補償這個愛吃醋的弟弟,想出來的方法卻是一點都沒用的,靈光一閃,閔玧其點了點頭,似乎對自己這個決定非常的滿意,笑著對田柾國說道:「補償你,哥帶你去吃羊肉串。」


聽到這句話,田柾國心情沒有明顯的起伏,依舊幽幽淡淡的,似乎對此條件一點興趣都提不起,慢慢的走向床邊,與閔玧其對視,良久,才隱隱道出:「既然哥要補償,那就和我做超越你和號錫哥親密度的事吧。」


不等對方開口,便優先緊扣自家情人脖頸,不給任何反應時間,吻上那薄而性感的唇瓣,劫取那甘甜的蜜液,任由著閔玧其用那羽毛般的力氣拍打自己的胸膛,也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直到看見閔玧其瀕臨窒息而紅透的雙頰,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不管是吸允閔玧其唇瓣的過程又或者是閔玧其的其他,就像是吸食毒品,讓人無法停止,讓人迷戀於此,閔玧其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


田柾國深情的目光使閔玧其不太習慣,但更多的大概就是害羞了,憋紅的氣息才剛離去,又馬上引來一次的潮紅,那紅潤的臉龐,和那飄移不定的眼神,透露出滿至液出的羞澀。


輕輕閉上雙眼微微抬高了下巴,顫抖的睫毛流露出羞赧的情感,有些渴望著卻還是有些膽怯,猶疑不定的動作讓田柾國急了起來,想將屬於自己的玧其哥佔為己有。


他掌住他的後頸靠向自己越來越近,急促的鼻息帶有田柾國的男性荷爾蒙,用緊閉的眼睛來表現出害怕的情緒,像是偷嘗禁果的亞當和夏娃一樣,只是他們是兩個亞當。


方才被吻的意亂情迷,情色的粉紅泡泡早已佈滿整個臥室,像是被感染般的兩人,不知為何緩緩的向彼此湊近,閔玧其微微敞開的薄唇,搭配上那緋紅的雙頰,此時此刻的閔玧其有多麼性感,我想只有田柾國明白了。


「哥......。」


孺孺的發出了懇求,只見閔玧其緊閉雙眼,小幅度的點了點頭,得到了同意,田柾國當然也開始了自己所想的行動。


拉起閔玧其的衣襬,至脖頸,俯下身,沒有絲毫的動作,只是細細的看著那小巧的紅纓,因為瞬間大面積的接觸到了冷空氣,原本凹陷的兩點,受了刺激的凸出,配合著閔玧其那緊湊的呼吸聲,一起一伏的像是在迎合自己。


「別看了,快有些什麼動作阿......!」


似乎是被盯的有些許不自在,亦或者是感到羞恥,閔玧其皺了皺眉,倒三角般的雙眼怒視著田柾國,有著被觀賞的錯覺導致閔玧其非常不愉悅,哪有人脫了衣服還沒有動作的,豈不是在欺負身下受嗎?


像是聽到指示般的田柾國,伸出小舌,緩慢的舔弄著眼前的美味,從脖頸、到胸膛,不斷的移動著,在四處創造著屬於自己的印記,每種完一顆便會引來閔玧其的小呻吟,畢竟閔玧其的敏感處是田柾國最清楚、研究最久的地方。


手指伸進閔玧其那胡亂呻吟的口腔,像舌吻般的與他互相攪弄著,只聽見他低聲道:「等等會不會痛,就看你的功力了,玧其哥。」語畢,便持續的經營他的大工程。


看著背脊、胸膛與小腹有著滿滿的印記,不僅僅是宣示主權,還有自己看得開心的功效,不過四處看了看,似乎還有些許地方有所不足,撇見那挺起的男根,像是想到了什麼般的露出了魅笑,內部的含義是兩人都清楚的。


連帶褲襠扯下,那挺立的男根迅速彈出,一跳一跳的模樣,使閔玧其羞澀、田柾國興奮,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含允住分身,有技巧的舔弄著,將原先還在閔玧其口中的手指抽出,沿著背脊、到達骨瓣、直到嫩穴,這讓閔玧其不自覺的收緊、讓田柾國非常之頭痛。


一下一下的輕壓著後穴,只希望自家愛人能夠稍稍放鬆點,不過似乎起了反效果,不轉移注意力似乎不可行,沿著柱頭旋轉式的向下環繞著,緩慢的伸進一根指頭,前後照應著,這讓田柾國擴張的步驟變得複雜卻省時,不過看見閔玧其的眼淚,自己也不可能會愉悅的。


指頭不斷的搜刮著內壁,急切的想搜索到能讓閔玧其能夠放鬆的那處,在閔玧其不注意時又放入了第二根指頭,下階梯般的一點一點按壓,只希望等會可以順利的讓兩人都沒有任何的不舒服,像是發現寶藏般的燦笑,不停的戳弄於那凸起的處所,只見身下的人兒觸電般的顫抖著,細聽還能聽見那輕微的小呻吟,看來是中了。


「不要...哈、啊啊!」


一道白濁噴灑向天際,最後落在田柾國的腹上,雖然看見自家哥哥射出了白精,但田柾國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看著閔玧其那近乎高潮而緋紅的小臉,對於田柾國真的是項享受。


「手指...不夠......。」


聽見閔玧其對自己那致命的邀約,田柾國除了高興,還是高興,不過心裡那想玩弄閔玧其的想法絲毫沒有減少,畢竟哥哥現在的樣子在平常是看不見的。


田柾國像是什麼什麼都沒有聽見一般的繼續低頭幹活,旁若無人般的專注於那緊致的嫩穴,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一樣,看著田柾國的反應,閔玧其有種說不出的無奈感,但是想要的東西就得要自己爭取,只聽見閔玧其用著那黏膩轉而的奶音道:「柾國阿,想要你......。」田柾國微微抬眸,不過像是還不滿足般的繼續幹活,「操我、操死我吧......!」


體內的空虛感極致的多寡,手指無法滿足自己了,微微抬眸,那迷茫的眼神與不斷吞吐空氣的小嘴,在田柾國眼裡,是一大致命,再沒有動作實在太為難他玧其哥了。


才剛退出指頭不下三秒鐘,碩大便強硬的插入,強大的快感使兩人同時悶哼,按捺住射精的衝動,一心只想給自家小寶貝與自己懇求來得的快感,怎麼能讓玧其哥失望呢?田柾國這麼想著,當然也身體力行。


「哈、不哼......。」


原本一句正常的話語,現已肢離破碎,使作庸者便是現在正挑逗他的田柾國,俯身,不輕不重的啃咬著閔玧其那纖細的腰間,看見齒痕再將它舔平,刺痛與快感交雜,使閔玧其不知該如何是好,皺起眉頭,忍受著那因為啃咬而傳來的痛楚,輕輕的將田柾國的臂膀向外推,不過這在田柾國眼裡是典型的欲拒還迎。


揚起嘴角,勾勒出好看的弧度,下一步的動作是閔玧其想破腦也預料不到的,田柾國在閔玧其耳邊輕聲的說道:「現在,我是警察,你是犯人,好好演。」伸出舌頭,描繪著耳窩,含允著那不曾拿下並刻著自己姓名的耳環,金屬鏽味快速的穿梭在口中,不過這裡是唯一可以對外宣示主權的所在之處。


下體的空虛感使閔玧其不自主的收縮著,也成功的讓田柾國的注意力回到該處,看著閔玧其帶淚的眼圈,情色的表情使田柾國下身又脹大了一圈,扶著閔玧其纖細的腰幹,毫不憐惜的狠狠撞擊著,閔玧其黏膩的呻吟便是此時此刻兩人最有用也最強大的春藥。


「嗯嚶...還要、警察大人......。」


平時聽女優講如此淫穢的話語時都沒什麼反應,人物一轉向閔玧其,全都變了調,原本不怎麼樣的話語,成了個大情趣,既然滿意了,給點獎勵也是非常之必須的。


指間一點一點環繞著乳暈,不經意的摳弄才是讓人最致命的,感受著身下的撞擊與胸前的挑弄,如此的刺激感使閔玧其忍不住又再次射出白濁,此時已疲憊的不想再持續,不過田柾國又一次次的撞上自己的敏感之處,原本下垂的男根再次挺立。


「警官...歇會吧......。」


半懇求的語調與神情,原本以為田柾國會就此放過自己,不過現在便斷了這個愚蠢的想法,田柾國像是什麼般柔聲的對閔玧其說道:「好啊,再兩次。」便楊起那令人窒息的笑容。


「你這混蛋!」


今天的夜晚,格外的漫長。

-FIN

IG500賀文,希望你們看得開心。(*´∀`)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這樣,

我們相處了一個月,

這不算長但也不短的時光,

聊了不少,

內容也近乎情侶了,

但卻沒人敢突破那層薄紗。


兩人意外的合拍,

但卻缺乏主動,

這或許是我們間最大的屏障了吧。


-


「你都沒有神麼話想跟我說嗎?」


按捺不住內心那個焦急,

終於提出了個問句,

期盼著他給我個理想的答覆,

好讓我不後悔我這首次的主動。


刪刪打打的我才終於傳送出去,

那爆棚的熱切與不安充斥著我的內心,

深吸了好幾口才終於鼓起勇氣,

不斷的幫自己施打強心針,

不過焦躁的情緒卻絲毫沒有退卻,

這才是最令人頭疼的。


-


看著已讀的標誌,

對方卻絲毫沒有回應,

這讓心裡那股不安直線上升,

原本那股自信早已消蹤及逝,

迎來的是不知從何而來的失落。


但是就這麼放棄實在太沒有志氣了,

有著這種想法,

莫名的勇氣油然而升,

絲毫不減反而更盛。


「沒話是吧?」

「但我有。」


傳送出的當下馬上就看開了,

感情這檔事原本就是雙向的,

遇上麻煩與挫折只有一個人解決與煩惱,

那絕對是無法好好做結尾的。


同意也好拒絕也好,

反正單戀也是種戀愛啊。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

我看了眼銀幕,

發現他傳給我了段長長一則訊息,

細細的讀了這篇內容。


「有,有話和妳說,而且還不少。」


他將我與他的初遇到現在,

一字一句的用他不成熟的語句寫了出來,

除了感動沒有更多的情緒在了。


讓人最震驚的不是那一長串的相遇史,

而是末尾的那一段段深情的話語。


「這段日子和你相處我非常開心,

謝謝妳包容如此幼稚不成熟的我,

從今以後,妳將是我至高無上的小女王,

我會在妳難過的時候第一時間安慰妳,

有事找我,我希望我是妳唯一的騎士。」

「和我交往吧,女王。」


到了這個地步不接受不就太不善解人意了嗎?

而且內心拒絕的意思可以說一丁點都沒有的。


「希望你這段話語不是開玩笑。」

「我的騎士先生,

我會毫無理由的相信你,

不過要是被我發現了什麼,

我們就玩完了,明白嗎?」


得來的回覆不禁令我失笑,


「正所謂妻管嚴,不就是你嗎,

會聽話的,畢竟你是我捧在掌上的女人,

稍稍讓你受傷我也會心疼的。」


暖暖的情素飆升,

甜蜜的滋味充斥著內心深處,

就好好的,過下去吧。


從今以後,

我們就一起守護這段戀情吧,

我最親愛的騎士先生。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看下訊息吧。」

 

他對我說道。

 

滑掉解鎖密碼,

迅速的點進訊息裡,

看到幾行字,

雖然字數不多,

但字裡行間都是滿滿的關懷。

我的視線並漸漸模糊,

那層霧氣使我甚麼都看不清楚,

只要眨一下眼睛,

眼淚全會奪眶而出。

 

「雖然和你認識不久,但是有事還是能向我傾訴。」

「我聽,甚麼都聽,只要能讓妳開心一點。」

「希望你能放下我們之間的隔閡,好好的依靠我。」

「我會保護你的,一直保護你。」

「只要你還未離開我。」

 

過了幾秒鐘他又傳了一則訊息。

 

「唔、摁雖然是在講電話,但這些話我說不出口。」

「畢竟你是第一個。」

 

那股暖流直直的流向心裡,

這種話不管是誰聽到都會動心的吧,

畢竟對方是你有好感的人啊。

 

心中那僅剩不多的戒備,

放下了,就表示我完全信他了,

我也不希望自己這樣,

不過這個時間也很想找個人依靠呢。

 

想找人依靠,

只想找他,也只能找他,

因為他說他會一直保護我的啊。

 

他都這麼說了,

我還能不信嗎。

 

「咳,就是學校拉。」

 

「學校怎麼了?」

 

「班導......」

「同學......」

「閨蜜......」

 

/

 

講了快一個小時,

終於結束了,

積了頗久的怨氣,

終於一次爆炸了,

 

但是是炸在信任的人上。

 

這點挺讓我放心的。

 

/

 

「開心點了?」

 

他那低沉的嗓音,

就像音符般的平穩,

能讓人安心。

 

「嗯,很開心。」

 

雖然隔著電話,

但是那抹笑還是隱藏不住的,

那竊笑聲還是傳到了閔玧其耳裡。

 

「開心點了就好。」語畢。

 

我們瞬間沒了話題。

 

「妳賭氣的時候,真的很讓我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想就這麼丟著妳可也捨不得。」

「依靠我吧,嗯?」

「以後有事別悶著,你有個靠山在這呢。」

 

訊息咚咚咚的就這麼一個個跑出來,

他不只是個暖男,

還是個大暖男。

 

不管是語氣還是安慰的話,

每個都很戳心,

喜歡上他真的可以嗎...?

 

「知道了。」

 

我輕笑了聲。

undefined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了學校第一件是當然就是去和閨蜜們報告這個消息,分享我的喜悅。

 

「呀!你們有沒有在聽我說阿!」

 

我皺起眉頭看著他們。

 

我明明很少告訴他們這類的事情,

但他們顯的異常不耐煩。

 

好吧,不聽就算了。

 

才怪呢。

 

「他真的超級可愛的。」

「霸氣總裁完全是我的菜。」

「像是喜歡上他了呢......。」

「不對!這大概這是算好感吧。」

「就是好感!」

「不過好想看他長什麼樣子哦。」

 

我捧著臉坐在位置上想著。

 

自從認識他,

思緒完全是繞著他轉,

不管是好心情又或者是壞,

通通都是看他決定,

當然的他讓我的心情一直很好呢。

 

天氣阿,很悶呢。

 

搞得我心情也沒有平常那麼的愉悅。

 

就這麼不開心的到了放學。

 

-

 

「對不起阿昨天太晚睡了。」7:30

「我才不會離開你呢。」7:30

「我還比較怕妳就這麼的走了。」7:30

「沒有原因的。」7:30

 

哀鼓太可愛了!

這種霸氣又可愛的孩子我最喜歡了。

 

不過遇到這種時候不捉弄他怎麼可以。

這大概是唯一的一次機會吧。

畢竟一直提到離開是會被討厭的。

 

「嗯。」

 

簡短的一個字,

裡面塞滿了我滿滿的情緒。

不過都被隱藏著了呢。

 

「生氣了?」

 

果不其然,

得到秒回了呢。

 

「沒有阿,只是心情有點悶。」

 

想把今天所發生的一切跟他分享,

不過一直聽我抱怨會很煩躁的吧,

畢竟其實認識也不久,

還不想讓他失望呢。

 

「不過沒事拉。」

 

我又補了句。

 

「妳這樣肯定沒好事。」

「說吧,我聽。」

 

我的心立刻暖了起來。

這人,很值得依靠呢。

 

不過我還是沒打算告訴他。

因為他這話可能只是客套。

 

「不要,我就想一個人待著。」

 

說完我關上手機銀幕,

躺在我那寬大的床上,

思考著,

我到底該怎麼說出口,

今天不管是天氣,

或是發生的所有事,

我都不太喜歡呢。

 

「嘟嚕嚕——」

 

打開手機銀幕,

發現是他打給我,

 

「接電話。」

「快接。」

 

「好。」

 

我按下通話扭,

心裡不免的有些緊張,

畢竟是第一次與他對話。

 

「怎麼了?」

 

他那低沉的酒嗓,

使我安心,

假如他現在在我面前,

我肯定會埋進他的懷裏,

大哭一場。

 

「嗯...沒事阿。」

 

-tbc

undefined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