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今天吶,是我哥哥,金南俊,回國的日子。
也是我和朴智旻吵架的第二周...

   -機場
「南俊哥,好久不見,想你了呢。」

對於這位很久都沒見面的哥,肯定是要感性些,再加上最近真的沒有人能在我傷心的時候讓我依靠..

「看看這孩子,我這不就回來了嗎?」

他輕輕的揉亂我的髮絲,我拍拍他那雖然沒有腹肌但依舊結實的小腹,再摸摸自己的小肚子,嘖嘖..

這一連串親密的動作都被某人看在眼裡,只不過沒有人發現而已。

「該死,幾天沒見,新歡?」

他已被憤怒而蒙蔽雙眼,那眼珠子裡的血絲,不由的讓人覺得恐怖。

  -南俊家。

「哥,你自己可以的吧,我先回家了。」

金泰亨朝著南俊的方向喊了喊。

「哦,不先留下來住一晚?」

南俊看了看時鐘,九點三十,是有點晚了呢。

「不了,我不打擾哥休息。」

他一直拒絕,肯定是有什麼事要忙吧。

「好吧,路上小心。」

  -

「阿,是真的很冷呢...」

在這種天氣,明明有著正在交往的愛人,現在卻是自己一個人單獨的走著。

蠢泰完全沒想到身後的車已經跟著他跟10分鐘了。

「弄昏他,前提是別讓他受傷,他少了一根毛,我必定要你們的命!」

雖然條件很強人所難,但是保鏢們也跟著指示做了。

一群全身著黑色衣物的人正在悄悄的靠近金泰亨,但他卻什麼也都沒有發覺。

「呃..哼..」

脖子在那一個瞬間被重擊,失去意識,便往地上倒。

「咔——」

車門開啟,他纖細的腳先離開車內,慢幽幽的走到泰亨倒下的那個地方。

看著脖子上將近瘀青的傷,眉頭緊緊一皺。

「我說過不準讓他受傷對吧?自己去領罰,別讓我親自來。」

無法想像那可愛的外貌竟然配上了那銳利至極的眼神,讓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是!」

說完便踏著整齊的腳步離開了。

「泰,對不起,是你逼我的。」

他摸了摸懷中的可人兒,便一把的將他抱近溫暖的車內。

  -

「嘶...痛。」

金泰亨似乎清醒了不少。

「醒了?嗯?不跟我解釋些什麼嗎?」

嗯?朴智旻?車裡?什麼?

「為什麼我在這裡?」

雖然很想他,但卻無法像以前一樣與他好好溝通。

「不在這在哪?在你那該死的新歡那裡?」

他勾起他那若有似無的嘴角,像是在嘲笑我一般。

那面部表情,和那譏諷的話語。

朴智旻...你真的讓我很失望呢。

我低下頭,沉住氣,再吵下去是沒用的。

「不說話?嗯哼?果然沒猜錯阿,我滿足不了你?才讓你背著我去找其他男人?」

聽著這些侮辱人的話,我的心就像是被匕首狠狠刺傷般,明明曾經像鑽石那般呵護我的男人,怎麼就什麼都不聽我解釋呢?

「少爺。」

朴智旻微微的點了點頭。

「金泰亨,下車。」

他用著對下人說話的語氣命令我。

我承認我是下車了,不過我走的是反方向。

「5分鐘內,我要看到他出現在我的房間,規則依舊,只要他又受傷了,你的下場就會像保鏢們一樣。」

他背對著司機,慢慢的走近房子內。

「是!」

金泰亨還在視線內,看著他那狼狽的背影。

「泰亨少爺,對不起。」

他一步并兩步的向我這邊衝來。

他將我公主抱起,我沒有反抗,因為我知道沒有用。

我就這樣靜靜的讓他抱著我,不過也有點難為情。

「我自己走吧,辛苦你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

他吃痛的縮了一下,看著眼前年齡明明比我還要小,成熟的卻比我多,不忍的有點心酸呢。

「他虐待人的習慣還改不了?」

我從他懷中跳下來,他連忙抓住我的袖子,轉過身看著他那驚恐的眼神。

「我不會跑掉的。」

我用我那招牌四方嘴對他笑了笑,並順勢牽起他那顫抖的雙手。

看著這手顫抖的程度,朴智旻到底都是怎麼對這孩子的?我緊緊的皺了眉頭。

「咔——」大門開啟。

「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好好休息吧。」

說完我不等他回應就略先離開了。

   -

「呦?我以為你會反抗我然後去找你那新歡?嗯?泰泰?」

嘖,又是嘲諷。

他明明知道我很討厭的。

見我不語,他便當我是默認。

他粗暴的將我摁在床上,狠狠的侵略我的雙唇。

直到快斷氣了他才放開我,不過這懲罰似乎還沒結束。

他斯扯開原本我穿在身上襯衫。

突然的涼意讓我無法適應。

他用舌頭開始描繪我的耳窩。

舔了舔我乾燥的雙唇、脖子、到了鎖骨他頓了下。

開始創作他那屬於自己的印記,吮的我隱隱發疼。

我沒有反抗,但不代表我不想。

這男人實在讓我太失望了。

不管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話,或是行為,都讓我失望透頂。

我開始在想,一開始我到底為什麼會愛上這個男人。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慢慢的失去想挽回他的心。

「泰泰呀。」突然的他連帶開檔褲一併的扯下。

胡亂的塗了些潤滑液在自己的男根上。

在我想抬頭了解他為何停止動作的同時,他便毫無預警的灌入我的體內。

「嘖..哼」吃痛的我悶哼了聲,莫大的痛楚逼出我的眼淚。

「嗯?泰泰怎麼哭了?因為上你的不是他而是我?」

哈,真是夠了。

我什麼都沒說,而你卻隨便認知了一些根本沒有的事。

「朴智旻,你夠了吧?」

終究忍耐不了啊...明明知道會雪上加霜的。

「不夠。我都不夠了,更何況是你?嗯?」

諷刺,諷刺我淫亂的做了無數次?

事實上,我只被你碰過。

不管是唇或是其它,統統都是你的痕跡啊,朴智旻...

只是你都不知道而已。

緊抓身下的枕頭隱忍著。

忍住別讓自己發出那淫穢的聲音。

感受著身上的男人因憤怒而侵略著自己。

啊...是啊。

自己在他心裡佔的份量也不高吧...

過分...好過分...

曾經的我們是多麼的甜蜜呢...

見我分心,他便狠狠的撞擊。

他看著我緊咬著下唇,和那迷離的眼神,理智線就像被人有意砍斷一樣。


「泰,叫出來。」他伏下身,在我耳邊低喃著。

說完後又狠狠撞擊。

「不..哼..」他粗暴使我無法完整的講完任何一句話。

經過這一連串的凌虐之後,終於結束了。

因為過度疲勞我便沉沉的睡去。

-

我的身體鬧鐘起床時間是6點,今天也不意外。

我嘗試著站立,但似乎無法成功。

巨大的聲響吵醒了熟睡的一人。

「泰泰呀,醒了嗎?」

那軟萌的奶音,讓我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從前的朴智旻。

是又如何,他對我的傷害依舊在。

           空氣中還瀰漫著昨日歡愛的氣息。

           我一秒鐘都不想待在這個令人嘔心的地方。

          「嗯。」

發出短短的單音節,我認為我真的非常慈悲了。

他走下床,走到我身旁。

「別碰我,髒。」

短短的四個字,狠狠的敲打在他的心中。

「泰...」
 
他知道我最受不了他這樣,不過那只是曾經,曾經我們還甜蜜的時候。

我沒有理會他,腳無法使力,不過還是能用爬的。

他看著我一點一點的移動。

終於忍不住一把將我抱上床。

「你坐著等,我去放熱水,地板涼。」

現在終於想到我的感受了嗎...?

我坐在床邊,想著我們吵架前那段甜蜜的時段。

我將頭埋在膝蓋間抽泣著。

他從浴室裡走出來,將我抱進浴缸裡。

我始終一眼都沒看他。

不過他也什麼都沒說的就走出浴室。

我快速的洗好澡,穿上衣服。

在樓梯口,我看著他煩躁的走來走去,似乎在細唸著什麼一樣,不過這對我來說不重要。

我走向大門。

「分手吧。」

我從沒想過我們會發展成這樣。

「不要..」

他用他那處處可憐的眼神看著我。

「泰泰..我昨天只是..」

在他還沒說完我便打斷他的話。

「我不是在經過你的同意,這只是告知。」

我告訴自己我不能在心軟了。

「還有昨天,你口中那該死的新歡是我哥。」

「我全身上下,他媽只有你一個人碰過而已。」

「怎麼?我還髒嗎?還淫蕩嗎?嗯?」

「什麼都不聽我解釋,自顧自的想,把我當什麼?」

「想來就來,想扔就扔的牛郎?是你發洩性慾望的人?」

「好好的記住你昨天對我說過的話。那些傷人的話。」

一瞬間的爆發,使他一句話都無法反駁,不過這些也都是事實啊。

「泰泰,對不起...」

他慢慢的向我走來。

「我的名字你叫不起,還有你別靠近我,跟你在同一間屋子裡呼吸著共同的空氣已經夠讓我想吐了,所以別在靠近我了。」

我留下這句話便走出那間碩大的房子。

這個地方阿,真的讓人心情很複雜呢。

我留下那還錯愕的一人。

突然的我在門外聽到硄啷的巨響,和那令人無法忽視的哭聲。

現在我們就各過各的吧。

就算你一遍又一遍的傷害我,我還是無法放下愛你的心。

不過,回不去了。

-END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月夜
  • OMG 😩虐啊~
  • 有感覺到虐就好qqqq
    畢竟我不太擅長虐OAQ

    huai. 於 2017/11/26 19:48 回覆

  • 訪客
  • 我哭了
  • 咦咦咦(遞手帕

    huai. 於 2017/11/26 19: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