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我們的關係?
嘛..要說是青梅竹馬也不是,說是多好的朋友也沒有。
是某種契機讓我們遇到彼此,並且成為好朋友。
-
我叫朴智旻,是個學渣,個性也很內向,什麼都不會,做事都萎萎縮縮,所以沒什麼人想和我交朋友。
他是金泰亨,是個學霸,擅長交際..
反正就是和我相反。
除了個性奇怪常常嚇到女生,幾乎算是完美無缺的人了。
-
「哦莫天哪,對不起..」
嘖,又不敢抬頭了,明明不是我的錯阿.. 為什麼又要和別人道歉呢? 好討厭這麼懦弱的自己..
 

「沒事沒事,你還好嗎?」呃..這個是熟悉的聲音?
 

我抬起頭來,第一次正視別人的眼睛,不過也是馬上就迴避了。

臉,真的完全無可挑剔,這顏質真的不服不行。
 

眼睛在四處的胡亂飄動,不管怎樣就是不敢直視他那張臉。
 

「智旻同學?沒人告訴你,人家在講話的時候要看著對方的眼睛嗎?」

他知道我的名字!這是我覺得意外的地方。何止意外,心臟也跳到無法控制。
 

「阿..是,非常抱歉。」我依舊沒有看著他的雙眼,而是看著他的鼻

嘶..果然還是不習慣阿..
 

他看著我的頭雖然抬起,但卻還是沒有看著他,隱隱的覺得有點好笑,又帶點可愛..?
 

這瞬間異常的尷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欸!前面那群人離我越來越近了,又要來欺負我了嗎?
 

這樣泰亨會被牽扯進來的吧,這可不行,在我想叫他先離開時,那群人居然在跟金泰亨聊天?
 

不是吧..泰亨跟他們同夥嗎,我曾經這麼幢景的對象,也是個會欺負弱小的混蛋?這我真的無法想像。
 

此時我轉身往反方向跑,只想離開那塊令人嘔心想吐的地方。
 

討厭。討厭這種被欺騙的感覺。雖然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我還是..很討厭。
-
被留在原地的金泰亨,一臉懵逼的想著剛剛那個小可愛跑去哪了?會不會等等就回來了?所以靜靜的在原地待著。
 

「噹!噹!噹!」

上課鐘聲響起,小可愛卻還沒回來 , 跑去哪了?不會先回教室了吧?看到我跟別人聊天吃醋了?
果然,他選擇了最後一個答案,他便蹦躂蹦躂的跳回教室了。
-
「泰亨阿,心情很好?」是他同桌的女生,感情算是不錯?
「遇到了一個小可愛。」便偷偷的瞄向了坐在角落的我。
 

因為受不了剛才的打擊,正在努力的想著該怎麼解決。
想了一整節課的我,終於明白。
他,不是我的誰,沒有必要做著讓我喜歡的事情。
不過想歸想,心裡還是有些難受..
老師在講台口水噴滿天,我卻在想這種微不足道的事?
心裡暗自為老師默哀一秒鐘。當作是沒聽課的補償吧!
 

而我們學霸金泰亨呢,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小可愛怎麼沒在上課,不會是在想我吧?」
「小可愛在看風景,是想看會不會找到我的身影?」
「小可愛在自言自語呢,說不定以為我們心有靈犀?」
金泰亨一直不斷的把頭轉到角落,偷偷的看著他那口中的小可愛,邊看著,邊自戀的想著。
 

是他是在想你,不過一點都不是好事呢。
-
回到剛才..
「是泰亨哥阿,一個人?」
「不是。聽說你們都在欺負人?」
「阿..怎麼可能呢?」
「你們有前科,別再讓我發現了。聽到了就滾!」
轉身一看,嗯,就是小可愛不見的時候了。
-
一到下課,金泰亨看著還在發呆的朴智旻,又看了看他的同桌
 

「同學可以跟你換個位置嗎?」

或許是金泰亨本身的氣場,可以接近但不可恭違?又或者是另一方也能接受,一方面是因為朋友也在附近,另一方面是朴智旻這孩真的不討喜。所以馬上就答應了。
下一節課金泰亨就坐在朴智旻旁邊,但是朴智旻想事情想的太認真了,什麼都沒有發現。
金泰亨也就靜靜的坐在他的旁邊,看著他的側臉,看到恍神。
小可愛長得很可愛呢,臉頰肉肉的,皮膚白白的,就算在想事情也還是很可愛呢。
他露出了連他也不清楚的寵(癡)溺(漢)笑。
 

就這樣,他看著我,我想著他,過了一節課。
又浪費了一節課呢...不過課業都渣成這樣了又有什麼關係呢?我晃了晃腦,讓自己停止想金泰亨的事。

「別想了,別想了。」我小聲的碎唸著,拍了拍自己的雙頰。
不過這微小的聲音也還是傳到了金泰亨的耳中。

「嗯?原來是在想事情阿?在想什麼呢?是在想我吧?」他抓住我自虐的雙手,便調戲道。

我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的人,他什麼時候開始坐在這裡的?恩亨?

突然的我意識到他竟然抓著我的雙手?!?一頭熱的迅速把手抽回來,並摀住我那紅到快滴出血的臉頰。

唉西,幹嘛抽回來,應該讓他握久一點的!心裡充滿懊悔的想著,邊想著,邊用力的跺著雙腳。

當然的,我這一系列的動作都被他看在眼裡。

他並不覺得蠢,反而覺得很可愛???

但他也不說話,就靜靜的看著我犯蠢。

一會後,因為丟臉而不敢見人,所以我只好透過手指間的縫隙來看眼前的人。

我緩慢的開了一些縫隙,映入眼簾的是他那深情的視線,一瞬間的對視使我措手不及。

「你、你看什麼看阿?」我用我肥短的肉球指著面前的男人,本來以為會很有氣勢,卻被我有點結巴的語調搞得有點破功?!當然少不了

我那天然小奶音,想想還真有點氣餒呢...

「我阿,看了你一節上課加下課。」他那深情的眼神依舊不變。

不知道為什麼他從那次意外開始對我的的眼神一直都是這樣呢。

總是深情的看著我,像是要把我看穿一樣,只要一和他對到眼,感覺就像掉到深不見底的懸崖裡,永遠爬不出來。

「你以後先摀住眼睛,再和我說話。」我假裝鎮定的將身體轉向窗外,眼睛胡亂的四處飄動,雖然是看著窗外,但心思一點也不在外頭的

風景上。

「呼——」冬天已經過半,大風從窗戶的開口,不斷的吹向我。

「很冷吧,別感冒了。」他看著我窄小的背脊,和纖細的腰間,再加上那單薄的衣物,便把原本穿在自己身上的黑色大衣脫下,披在我的

肩膀上。

他那看似平凡的話語,和那貼心的舉動,讓我著迷。

不過我堅信著,我對他的感覺僅此於崇拜,不會在更多了。

 

續—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