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這孩子肯定受苦了,一般人無法承受的痛苦。

 

-

 

「是努娜吧,我是泰泰,請問您叫什麼名字?」

 

難得聽到敬語不免的讓我不太習慣,聽著也有點生疏。

 

「別說敬語,我是淮。」

 

我撐著地板勉強起身,抬頭看了看他,這身高差是怎麼回事...?

 

「淮努娜,餓了吧。」

 

這孩子很配合呢。

 

「不會。」

 

講完這句話我馬上就後悔了,從肚子傳來的咕嚕聲正在出賣我。

 

好丟人吶...我捂住那紅到快出血的雙頰。

 

「是嗎?可是泰泰餓了,你在這等著吧,我去找食物。」

 

好一個台階,這孩子很有禮貌呢。

 

「我們一起。」

 

我拉住他的手臂,小幅度的搖晃,眼神帶了些微的祈求。

 

「努娜,妳被我咬傷了。」

 

他再次低下頭,似乎還是無法原諒自己的衝動。

 

「帶著我一起,我就原諒你。」

 

我躦進他的懷裏,強迫他直視自己,我那強硬的態度使他不得不屈服。

 

「知道了,我去叫雞米妮。」

 

隱約的感覺自己的臉正在發燙呢。

還好現在是晚上,否則我這紅通通的臉頰會被看透的。

 

我就這麼的坐在穴口,等待著金泰亨帶他的夥伴出來。

 

他?身板比金泰亨小一號呢。

 

看著他們慢幽幽的向我走來,看清另外一人的臉,是剛剛的另一匹狼?

 

那五官完全一模一樣。

 

我大概有個底了,事實跟我猜測的大概八九不離十吧。

 

「我叫朴智旻,可以叫我雞米妮。」

 

語畢,他將手伸出像是在向我示好。

 

不是吧,野獸們都這麼親民?

 

我將我的手掌覆上他的手,身板小就算了,手也這麼小?

 

晃了晃幾下便馬上鬆開,因為感受到不知從何而來的氣場,生氣那人正在生氣,一陣涼意朝我襲來,大腦下意識的要我鬆開他的手。

 

朴智旻轉頭看向那臉臭到不行的金泰亨。

 

嘴角勾起那不易讓人發現的小弧度。

 

隨意的牽起我的手便走出洞穴了,留下獨自臉臭的那人。

 

-

 

「朴智旻先生,就這麼丟下泰泰真的好嗎。」

 

我抬起頭看向他,滿是擔心的問著。

 

「叫我叫的這麼生疏,叫他這麼親密?」

 

他抬起我的下巴,逼迫我與他對視。

 

我稍稍皺了皺眉。

 

我以為泰泰的朋友都是好人,沒想到還參雜了吊而啷噹的孩子?

 

不教訓一下是不行的。

 

我將手環上他的腰,墊起腳尖在他耳邊低語。

 

「雞 米 妮 ?」

 

並咬了下他那飽滿的耳垂。

 

看著他那滿臉通紅的樣子,成就感大起。

 

真好玩。

 

-

 

搞什麼...明明是我先認識努娜的。

 

討厭鬼朴智旻,醜八怪,魯蛇.......

 

邊咒罵著朴智旻,邊走出那溫暖的洞穴。

 

本來因為說出心裡話而消氣了一點,又看到這令人更生氣的一幕。

 

從金泰亨這個角度看來,是朴智旻硬把淮拉入懷裏。

 

漸漸黯淡的雙眸,看來是挺可怕的。

 

不過他也沒有因為憤怒而有所動作,他就這麼靜靜的看著。

 

或許這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吧。

 

看著他們如此親密的互動金泰亨說不受傷也是假的。

 

只見面第一天但所產生的感情可不少,待在她身邊會有莫名其妙的安全感,像是看到熟人般的依賴她,從長大到現在除了絕望其他感情能說點都沒有。

 

 

兩年前我才七歲,就這麼活生生的經歷了一場戰爭,在洞穴裡不敢坑聲,就怕那群獵人找到我。

 

突然的很討厭自己的聽覺如此的敏感,不過所有狼群誰不是呢?

 

成群的小狼就這麼的短在洞穴內聽著家人警告的狼嚎,和那刺耳的槍聲。

 

警告,警告我們只准好好的待著,不准出洞穴。

 

身旁多了個小身板,拍拍我的腳掌,示意我別這麼害怕。

 

他就是 _朴智旻。

 

亂戰後,唯一陪伴著我的人。

 

我唯一的朋友。

 

爸爸是狼群裡的首長,死後當然是由我繼承。

 

雖然嗚聲一片,但也有不少人的支持。

 

我在努力,努力的到所有人的認同。


一年後獵人再次突擊,不過這次,不會再有人犧牲與死亡。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