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阿,想要了。」

我停下手邊的工作,看了下正在睡覺得他,走到他身邊,一屁股坐下那鬆軟的大床。

輕撫那精緻的小臉,看著他那因為熟睡而微張的小嘴,俯下身,吻住他的紅唇。

「嗯...我想睡覺...」

他輕輕推著我的肩,拉起棉被蓋住臉,我拿出抽屜裡倒放的潤滑液,偷偷的將手伸進棉被內,拉開褲檔,一下子放進穴內。

因為感到異物入侵而小幅度的反抗著。

「哥阿,你睡你的,我忙我的。」

語畢,便在穴內瘋狂的攪和。

「飛機杯在右邊抽屜,自己拿!」

他拿開我的指,用手按住穴前,不想讓我進入。

可我卻猛然看到他那通紅的耳朵。

「不,我想要哥。」

爬上床,環上他那纖細的腰間,帶開那保護穴口的細手,一下子滑了進去。

「看來哥也很想要了?」

我在他耳邊低喃著。

「啊...!嗯...我、很困...!」

他胡亂的推著我,想抽離我。

我一把抓起他的雙手,放在頭前,俯身吻住他。

撬開他的貝齒,與他輾轉。

「哼呃....」

一時被精蟲衝腦,沒有發現他的任何異狀。

此時他的眼眶裡充斥著溫熱的淚液,眼角微微溼溼的,像是快哭了。

「…我現在真…的…不、想…要…」

他帶有哭腔的嗓音,讓我知道他的感受,我抬眼與他正視,發現眼尾已經有一小滴淚了。

我在幹嘛?!我是怎麼回事了?

「哥...對不起...」

吻去他那遲遲不落下的淚液。

那緋紅的雙頰,和那楚楚可憐的眼神。

哥,你說你不想要了,但你還是在誘惑我。

「忍忍吧,嗯?」

接著我大力的撞擊那白而光滑的骨瓣。

「泰、阿嚶...快點...啊!」

莫名其妙的撞上了他那敏感處。

「是這啊?哥?」

他摀住他那小嘴,想避免自己再次發出那淫穢的呻吟。

隱忍著舒服的感覺,他扯了扯嘴角,突然與我直視。

「就…這點能、耐…哈…?剛剛不是說…很想、要?」

他突然開口,低沉的酒嗓伴隨著微微喘氣聲,臉上揚起了一抹邪魅的笑。

我看著他鬢角流下的汗水滑落到他紅潤的唇,這哥…又再誘惑我了。

我靠近他,朝著他微張的小嘴啄了一下,再望向他胸前早已立挺的紅瓔。

除了有力的分身正猛烈的撞擊著哥的敏感處,我的手也閒不下來。

將食指放在他的鎖骨上,用指尖來回輕滑著他的鎖骨。

「…嗯…就只、只會鎖骨…?」

「別把…哈…我想的太簡單啊…」

我邊說邊將分身頂到最深處,並擦去了額上的汗水。

「…嗯…啊嗯…哈……」

朝著他的裡面灌入了滾燙的白濁,接著我退出了分身。

左手覆上他的鈴口,大拇指指腹來回摩擦刺激著他的鈴口。

右手放在他的睪丸下,用食指指尖輕輕滑過那兒敏感的皮膚。

微微包覆著睪丸,溫柔的輕捏了下。

「哼...呃...」

他悶哼了聲。

原本下垂的男根再次挺立。

閔玧其低下身含住金泰亨那半勃的性器。

金泰亨將手插進那墨綠的髮絲,將性器更往內頂了頂。

金泰亨閉上眼享受著這歡快的氣氛,急促的喘氣沒有敗壞著美好的春宵,而是又為這歡愉難忘的美好時刻增添了不少情趣。

兩人水乳交融,舌頭纏綿在一起,臉上都是歡愉時所流下的汗水。

-玧其視角-

隔天清晨,我睜開了沉重的眼皮,一種極養難耐的感覺從下面傳入我的腦中。

讓我起了雞皮疙瘩並抖了抖身子,一手掀開夏天蓋的被子。

發現金泰亨竟然又想要了。

這傢伙性慾到底是多多啊?!

_END.

undefined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