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

 

「好飽。」

 

看看那閃亮的星星,

只有在深山裡能看見了吧?

 

好想回家......

就算在這裡很開心,

但我還是想回家,回到我那熟悉卻冰冷的家。

 

重新經營公司,讓那些嘲笑我的人對我低頭,

對我括目相看,甚至,忠誠於我。

 

不過先離開這座山吧......

 

-

 

好悶。

 

深沉的嘆了口氣。

 

慘.....

 

一不小心忘了那兩個孩子阿......

 

「努娜還好嗎?」

「努娜怎麼了?」

「努娜想睡了嗎?」

「努娜.......」

 

我就知道......

 

雖然被關心很感動,

但問題別那麼多吧......

 

「我沒事。」

 

我向他們安心的笑了笑。

 

「有事要講,真的要講!」

 

他們堅定的看著我。

 

真可愛呢。

 

-

 

天氣涼,我讓他們先進去蔽蔽寒。

 

不過這可不是件簡單事......

 

他們先是拒絕,再是哭鬧,再我的威脅與逼迫下,他們才乖乖的離開,講得簡單,我可是接受了苦刑快一個鐘頭呢。

 

依在壁邊,慢慢想著以前的點滴,有愉快的,也有令人感傷的,還有揭開傷疤就會疼到窒息的。

 

令人可笑的事,所有愉快的回憶,通通都是虛偽,通通都是為巴結而奉承。

 

所有人都是牆頭草阿......

 

爸爸曾經對我說

 

: 「沒必要偽裝自己是朵帶刺的花朵,成了玫瑰也只有被掰斷的命。」

 

看到了朋友們那熱情如火的與我對談,慢慢的相信他人,慢慢的卸下心房。

 

到最後,也變成了無法收拾的慘狀。

 

怪誰呢?此時此刻只能怪自己。

 

往好處想,現在還有兩個小天使陪著我呢。

 

不怕他們離開自己,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他們也在包容我的任性,在我傷心的時候讓我依靠。

 

該怎麼說呢?這就是互相的吧,

互相容忍,互相扶持,互相關心,互相......

 

看看他們傻不嚨咚的樣子,

雖然滿是無奈,但卻有說不出的幸福。

 

突然的有人點了下我的肩。

 

沒幾秒便發現身旁那空位多了個人,那細長的腿,和那帥氣的側臉,拿出外套蓋住的上身,輕撫我的髮絲,

 

才用那低沉的嗓音對我說 「努娜進去吧。」

 

我看著他,那真摯的眼簾下襯著他那隱約的擔心。

 

我輕輕的對他搖了搖頭,雖然外面吹著冷風,但只有這簌簌的風聲和那嚶嚀的鳥叫能讓我更加的確定我現在的處境。

 

不想讓自己有 至少現在很幸福 的想法。

 

我追求的幸福,不是只有片刻,而是長久。

 

我發現冷風不再衝擊著我,抬起頭看向金泰亨,他那不寬的背,正在幫我擋風呢,雖然他做事看起來就像是在玩鬧,不過此時此刻,我想依靠他。

 

一次,就一次。

 

不過分吧。

 

我還住他的腰,他顫抖了下,不過又快速的恢復,我將額頭靠著他的背,他也沒有反抗,就這麼靜靜的,讓我依靠著。

 

真好。

 

這種安心的感覺,前所未有。

 

是接受再多虛假也得不到的。



undefined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