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難得的假日,田柾國與鄭號錫正玩著新上市的電動。

 

田柾國求了很久閔玧其才心軟買給他。

 

我猜大概不是心軟,而是煩躁。

 

-

 

與自家情人單獨待在一塊,

當然免不了各種的遐想,

看著田柾國那完美的側臉,

與那若隱若現的鎖骨,

讓他色心大起,

鄭號錫吞了吞口水,

對田柾國提議道。

 

「果阿,來比賽吧。」

 

對於遊戲而產到自尊心可是非常高的,

田柾國二話不說馬上答應了。

 

「規則是,輸的那方必須任由贏家處制?」

 

「嗯。」

 

田柾國對電動這塊可是非常有自信心的呢,

我田柾國怎麼可能輸號錫哥呢?

 

......

 

果不其然的,就是輸了。

 

「果阿,還記得剛剛你答應我什麼吧?」

 

鄭號錫對著田柾國說道。

 

怕是對方會耍賴而又使力的抓緊他。

 

田柾國吃痛的皺了皺眉,

明白自己是不可能逃得了的,

只好認命了。

 

「記得,哥...!」

 

突如其來的壓制使田柾國驚呼了聲,

低頭看見哥哥早已蓄勢待發分身,

與那充滿情色的雙眼,

 

好吧,願賭必要服輸。

 

緩慢拉下褲檔細細的端倪著,

這玩意兒平時到底是怎麼進入自己的?

 

看著那爆滿紫青筋的分身,

埋下頭便開始舔弄,

像是要把鄭號錫嚐遍一般的仔細。

 

鄭號錫滿意的看著正努力動工的弟弟,

手不安分的伸向衣內,

尋找著那早已硬挺的紅櫻,

 

由於最近行程太滿,

都沒什麼碰到自家情人,

長時間的空白期,

使田柾國的神經變得更加敏感。

 

「哼...嚶...」

 

田柾國呻吟了聲,

但還是不忘繼續動作,

 

鄭號錫將田柾國的頭更往自己的方向壓了壓,

像是要把囊袋一併塞進一般,

不過這也僅供想像而已。

 

「唔、哼...哥...。」

 

田柾國淚汪汪的大眼,

任誰看了都會心疼的,

包括鄭號錫。

 

「快了。」

 

鄭號錫又向深入頂了頂,

田柾國難受的皺了皺眉,

不過為了自己,

他還是必須努力。

 

「哈...昂...」

 

鄭號錫就這麼的射入田柾國的口中。

毫無預警的。

 

「吞下去。」

 

鄭號錫半逼迫的對田柾國說著,

自家孩子當然也乖巧的照做了。

 

「乖孩子,換哥哥滿足你了。」

 

他將田柾國翻了個身,

看著那早已氾濫成河的後穴,

輕輕的碰了碰外壁,

田柾國敏感的縮了縮,

看著小穴的變化,

鄭號錫當然是非常之滿意。

 

先是緩慢放進一根指頭,

一是怕自家孩子會痛,

二是想折磨折磨這妖精。

 

待軟了後,

又慢慢的放入第二指,

在內壁裡胡亂的攪和著。

 

「哥...可以了...」

 

看著自家情人的邀約,

鄭號錫當然就是高興的不得了,

不過身為兄長當然要有點矜持。

 

「可以什麼?」

 

鄭號錫隱忍著他那極大的性欲,

就只為了挑逗身下的小受果。

 

「嚶...哥...」

 

看著眼前不聽話的孩子,

明明很想要卻不說出口,

真是不乖呢。

 

彈了下那硬挺的男根,

懲罰那不誠實的孩子。

 

「我要哥...」

 

田柾國頓了頓,

這話真的難以啟齒阿,

緊皺著眉,

咬緊下唇,

思考著到底該不該說出。

 

看著孩子猶豫的不得了,

看來是要再更極端點了呢。

 

戳了下他那敏感點,

便抽出手指。

 

突然的空虛感使田柾國非常難耐,

額間冒出些微的汗水,

扭動著腰希望身後的哥能滿足他。

 

「果阿,你在不說哥就要軟了。」

 

田柾國震驚的睜大了雙眼,

要講出那種話是不可能的,

不然自己來吧。

 

田柾國轉過身子,

壓住鄭號錫,

握住他那直挺的男根,

緩慢的放進自己的後穴。

 

「哈...昂...」

 

-

 

鄭號錫皺了皺眉,

這跟原本所想不一樣。

 

不過換種方式玩也不錯。

 

「就只坐著然後不動嗎?想要就自己來。」

 

鄭號錫對著身上那不知所措的孩子說道。

 

「哥... 。」

 

看著鄭號錫那堅定的眼神,

田柾國明白想要就只能靠自己了。

 

只能試試了。

 

緊閉雙眼,

緩慢的上下抽動著,

 

鄭號錫看著還在身上磨嘰的孩子,

難耐的向上頂了頂。

 

「哼、嗯...哥...」

 

田柾國軟了身子,

趴上鄭號錫的胸膛,

啃咬著嘴邊的紅櫻,

 

看著身上那隻點火的兔子,

男根又脹大了一圈,

這變化讓田柾國反應性的縮了縮後穴。

 

「這是你,自找的。」

 

翻了個身,

又更加深入那緊窒的後穴。

 

連續的撞擊讓田柾國吃不消,

不過那種快感是他渴望得到的。

 

「哈...快、快點...」

 

田柾國攀上他的雙臂,

在他耳邊低喃著。

 

「該死。」

 

咒罵了聲,

便開始更加使勁的抽插,

只為滿足身下的那個孩子。

 

捉住田柾國伸向男根的那隻手,

在他耳邊輕輕的低語。

 

「插、射。」

 

田柾國立馬羞紅了臉,

捂住雙頰,努力的不與鄭號錫對上視線。

 

不過自家孩子的小動作,

自己怎麼可能沒有發現呢。

 

捏住田柾國的下顎,

強迫他與自己對視,

 

那熾熱的眼神,

讓田柾國性欲更加高漲。

 

「快動...阿、哈...哥...」

 

聽著那黏膩呻吟,

像是春藥般的更增他的性欲。

 

像是無法停止般的一場賭注,

到底會多久門外的成員也不清楚。

 

「金泰亨你的手給我拿走!」

「其阿聽了還不想要?」

 

「碩、碩珍哥?」

「我很期待雞米妮今晚的表現呢。」

 

由於南俊一直被放生,

我只好弄個女主來陪他,

雷者別再往下了。

 

「南俊歐爸...哈昂...」

「叫我隊長。」

「哼、嚶...隊長...快一點...。」

「別喊停。」 undefined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