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癱坐在沙發上翹著腳,金泰亨有意無意的看著電視。炎熱的天氣讓他沒有任何出門的慾望,只好安分的窩縮在宿舍裡。
「沒什麼能看的……」無聊的嘀咕著,他撓了撓自己蓬鬆的髮絲。
「小子,在看什麼?」從廚房裡走出來的閔玧其隨手開了瓶飲料,看著沙發上癱坐的戀人打趣的問道。
「我好無聊,電視節目也沒什麼好看的。」金泰亨直觀的遞過遙控器,對著自家哥哥說著。
「那就別看了。」閔玧其也順勢坐在金泰亨身旁,仰頭喝著飲料。
「哥,我也要喝。」看著閔玧其手上冰涼的飲料,金泰亨忍不住向他伸手。
「冰箱裡有。」閔玧其當然是嚴正的拒絕了,天氣這麼熱,豈是一點冷飲能夠解決的。
「我要喝哥手上的啦。」
「不給。」
「我要喝啦、我要喝啦,給我喝啦!!」說著,金泰亨翻過身騎在閔玧其身上,扭動著身子撒嬌。
兩人的褲襠就這麼似有似無的磨蹭著,閔玧其皺起了眉頭。
「泰亨,下來。」愛人跨坐在身上近距離的扭動,說實話是不可能不心動的,因此在自己的自制力還沒有完全被撩撥起來時,閔玧其出聲警告。
「那除非哥給我喝飲料。」嘟起嘴,金泰亨環起手臂抱著胸,絲毫也不讓步。
「你是閔holly嗎?什麼都要搶我的。」看著戀人賭氣的模樣,閔玧其寵溺的捏著金泰亨的臉蛋。
「我才不是狗。」金泰亨抓住閔玧其的手咕噥。
「很像啊,很可愛。」倏地拉近彼此的距離,閔玧其啃咬著金泰亨敏感的耳垂。
「唔嗯……不要、癢。我要飲料。」面對愛人的挑逗,金泰亨仍舊執著在那瓶飲料。
「好,這就給你喝飲料。」仰頭灌下一口飲料,閔玧其吻上了金泰亨的唇瓣,推送著口中的飲料。
「嗯…嗯……」驚訝的來不及反應,金泰亨的嘴角溢出了些許,沿著頸子、鎖骨,流下。
「holly也會喝的到處都是呢。」掀起愛人單薄的上衣,閔玧其舔舐著他身上的飲料,惹的金泰亨一陣悶哼。
金泰亨推了推閔玧其的胸膛
顯然。沒什麼用
閔玧其將金泰亨的雙手抓了起來,固定在頭頂上
用靈活的舌頭肆意玩弄著暴露在空中的紅櫻
時而吸吮
時而用牙齒輕咬刺激
那雙不安分的手正慢慢的往下探去

「哥…?」
金泰亨使勁要掙脫閔玧其抓住他的手

我只是想喝個飲料而已啊…
「恩?」
閔玧其隨意的回了他一句
又開始專注著手上的動作
金泰亨看著眼前這個用一隻手解自己褲頭的閔玧其
後穴不經微微發疼
這哥可是每次都把自己操哭的呢
閔玧其熟練的解開金泰亨的褲頭
隔著內褲輕撫著金泰亨的男根
胸前挺立著的有著閔玧其唾液的紅櫻

「恩…嚶」
聽到了金泰亨的聲音
閔玧其就知道他有感覺了
低笑一聲
從一開始的輕撫到現在的揉捏
從一開始的低聲輕吟到現在的毫不掩飾

閔玧其扒開金泰亨的內褲,碩大立即彈跳出來
那白皙的手撫上男根,開始上下套弄
洽到好處的力道和熟練的技巧,使金泰亨沉迷其中
連閔玧其什麼時候把手放開的都不知道。

/

「泰亨阿。」
「現在是要我、還是飲料?」

閔玧其無心的把弄著金泰亨那敏感的小球,
看似慵懶,自己卻努力讓金泰亨不再這麼的難受。

「唔、哼...你...欺負人!」

金泰亨淚眼汪汪的指責著閔玧其,
那模樣真是可憐極了,
不過越可憐,閔玧其越有欺負他的衝動。

「所以我說,你要哪個呢?」

停下了調戲的雙手,
只想認真的聽著眼前小動物的選擇。

坐直在沙發上,
任由著金泰亨攤軟在沙發上,
絲毫不心疼。

那緋紅的雙頰,
與那因為挑弄而出的生理淚液,
迷茫的雙眼和那微張的小嘴,
使閔玧其差點把持不住自己。

「難、受...。」

金泰亨緩慢的爬上閔玧其的雙腿,
難耐的在雙腿間不停的磨蹭,
吻上閔玧其那性感的薄唇,
雙手不自覺的碰上對方的男根,
不斷的擼動著,
似乎是想激起對方的性欲吧。

四片唇瓣相離,
牽扯出那情色的銀絲線,

來不及吞嚥的口水就這麼的流向鎖骨再是胸膛。
這美麗的風景使閔玧其移不開雙眼,
那熾熱的眼神讓金泰亨感到極度的不自在,
稍稍皺了皺眉,離開沙發蹲坐在地板上,
扯開閔玧其的褲檔,那依舊直挺的碩大使金泰亨甚是滿意,原來哥對自己的挑逗是會有感覺的。

含吮著那爆紫青筋的男根,
因為不適而悶哼了聲,
更加努力的吞吐著那唯一能夠滿足他的男根。

突然想到什麼的金泰亨離開了男根,
閔玧其不太高興的看向金泰亨。

「不繼續?」

那些微的低喘金泰亨是有聽見的。

「哥很喜歡Holly吧。」

金泰亨伸出舌頭開始細細的舔拭著眼前的碩大,
不留隙縫的舔拭著,像是在品嚐冰品般細膩,
努力的學著Holly喝水的模樣,取悅著閔玧其。

那強大的快感使閔玧其隱隱發顫,
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的低吟發出,
眼尖的金泰亨怎麼可能沒有注意到呢,
又再更加賣命的舔弄著。

終於達到了一個極限讓閔玧其無法繼續忍耐,
「金泰亨,放開。」那強制性的命令聽在金泰亨耳裡不過就是個傲嬌的話語。

「哈、阿...」
閔玧其將屬於自己的熱液全數射上金泰亨的小臉,
那模樣,情色極了。

「該我滿足你了。」
一把抱起金泰亨,將它放上自己的雙腿間,
輕慢的磨蹭著他那微勃的男根,
受到刺激使他一下子的更加挺立。

伸向那早已濕潤的後挺,
輕觸那周圍的皺褶,
似乎是想讓他放鬆點,
另一隻手不安分的伸向那硬挺的紅櫻,
不輕不重的摳弄著。

雙倍的刺激使金泰亨不顧面子而大聲的呻吟著,
那情色的面部表情是個極大的誘惑呢,
閔玧其忍住想操哭金泰亨的衝動,
繼續努力的做完前戲。

畢竟讓自家愛人受苦自己也是會難過的。

待稍鬆了後,
閔玧其才緩慢的放入一根手指,
那濕潤且緊窒的後穴使閔玧其又差點把持不住自己,
不過他很確信自己肯定是不能再繼續等下去,
理智線正在一條條的斷裂,越來越無法思考,
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操哭眼前這讓他充滿慾望的大型犬。

「給、我...嚶、哼。」

這邀約閔玧其絕對是無條件接受的,
畢竟自己也在失去理智的邊緣了,

「這就給。」

閔玧其不像平常那樣溫柔對待,
而是猛烈且粗暴,
絲毫沒有平常的樣子。

「叫老公。」

閔玧其俯下身用舌頭描繪著金泰亨的耳窩,
緩慢的、仔細的,像是貓類夫妻互相順毛般,

金泰亨敏感的縮了縮,
這讓閔玧其非常不滿意,
於是懲罰性的撫上紅櫻來回的摳弄,
似乎是想讓金泰亨有著欲仙欲死的感受。

「嗯、啊!」

在沒有碰到分身的情況下,
金泰亨就這麼的被插射了,
捂住小臉想讓自己不這麼丟臉。

閔玧其看著慢慢升起的男根,
滿意的笑了笑,自家愛人還沒滿足,
怎麼能停下來?

「哥、哈...快、快點...」

閔玧其堵住那吵鬧的小嘴,
與他纏綿,一人主動,一人受邀,
舌頭不斷的纏繞,也讓性欲更盛。

「老、公...哈...嚶...」

閔玧其更加賣力的抽插著,
金泰亨也享受在其中。

閔玧其一下下都撞在敏感點,
要說了解,閔玧其說二沒人敢說自己是一。

只因為一聲老公而滿足?
怎麼可能。

閔玧其停下動作,
這使金泰亨感到異常的空虛,
他難受的扭了扭腰。

「老公...?」

金泰亨抬眸,
絲毫不解的看向閔玧其。

「泰,還想要?」

閔玧其勾起金泰亨的下顎,
讓他無法迴避,
只能誠實的回應。

金泰亨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緋紅的臉頰已經出賣了他正在害羞,
想藏都藏不住。

「說出來,我會滿足你的。」

金泰亨震驚的睜大眼睛,
逃避著與閔玧其的視線,
可身下的狀況,
讓他不得不聽命於他。

那極度難耐讓金泰亨放下矜持,
說出那可恥的話語。

「老、公...請您狠狠的肏哭我吧。」

__空氣裡充斥著那黏膩的呻吟與曖昧的味道。
__漫長的夜、兩人無止盡的纏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