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娜,你知道人的一生中,最不能缺少的是什麼嗎?」

 

「是自尊心。」

 

聽到這句話我怔了下,

他捉住我那正在發抖的雙手。

 

轉過身來撫摸著我早已淚流成河的臉蛋。

 

「要是不是我的自尊心,我現在不會在這呢。」

 

「當我聽到那淒涼卻又帶點倔強的嚎叫剎那,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衝出去,陪伴他們。」

 

「但是我沒有,因為我想活下去,想為我的爸媽報仇,我無法接受他們無辜的死去。」

 

「爸爸曾經對我說 : 在極為低潮的時刻,沒了自尊心,那就什麼都沒了。」

 

「知道為什麼嗎?」

 

「自尊心能使人強大,也能使人卑微。」

 

他將我攬進他的懷裡,一下一下的拍著我的背,試圖想讓我平復心情。

 

我用力的握著他的衣角,

用著極為哽咽的哭聲對他說,

 

「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離開我好嗎?」

 

咬緊下唇,只為了不讓我的哭聲液出,胡亂的擦乾眼淚,如今我才體會到什麼叫淚流不止,一次又一次的擦乾,這根本就徒勞無功。

 

「嗯,不會離開的。」

 

他湊進我,吻了吻我的嘴角,舔平那方才受齒摧殘的下唇,接著加深這個吻。

 

感受著那青澀的吻技,這孩子是初吻吧,剛好,我也是。

 

我環上他的後頸,沉醉於這次的纏綿。

 

/

 

「為什麼泰泰去這麼久?」

 

朴智旻在房裏來回的跺步。

 

「去找找吧。」

 

走出洞穴,映入眼簾的是那正纏綿的兩人。

 

朴智旻也清楚自己大概也沒戲唱了,

不過,誰說喜歡一個人就一定要在一起?

默默的看著她那幸福的表情,似乎也不錯呢。

 

自己也只能幽幽的走回洞穴裡。

 

「我一點都不難過。」

 

/

 

終於依依不捨的離開彼此,

四片唇瓣相離,中間搭出了那情色的銀絲線。

 

他看著我那緋紅的雙頰。

 

「真想咬一口努娜的臉頰。」

 

我低下頭,輕輕垂了下他的胸膛,示意他別再講這種令人害燥的話。

 

他捧住我的雙頰,強迫我與他對視。

 

「努娜,你不是一無所有,你還有泰泰呢。」

 

我要謝謝上天,賜予我這麼好的男人。

 

「謝謝你,金泰亨。」

 

謝謝你...。

 

/

 

他站起身子,

 

「心情好點就該進去了,會感冒的。」

 

見我還沒有動作,他蹲下身,一把把我抱起,惦了惦我的重量。

 

「努娜還這麼輕是不行的。」

 

「還等你們養胖我呢。」

 

我將頭埋進他的懷裡,吸取他獨特的那個體味,沒有香水的掩飾,卻絲毫不會讓人不舒服,這麼說吧,是大自然的味道。


是會讓人心定的味道。

 

undefined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哈哈 女主才欲擒故縱吧
  • 欲擒故縱is my style。(啥)

    huai. 於 2017/07/22 11:45 回覆

  • 閔糖糖
  • 有下篇嗎
    好看
    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