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奴隸就是個服侍主人的存在,

不管主人的要求是多麼多麼的惡劣,

都必須聽命於他。

 

自尊心這種東西,

身為奴隸是不被容許擁有的,

比起自尊,生存更加重要。

 

這是從小就被灌輸的觀念,

只要思想稍微有偏差,

便會立馬矯正,

畢竟這──才是正確的。

   

 

「你,那邊很髒。」

 

看著金泰亨那纖細且骨節分明的指頭,

不斷的指向房間的種種器具,

明明自己花了不少時間整理寢室,

他還是能抓出髒汙,

在屋內是找不到任何陳年污垢的,

畢竟自己是個神麼事情都做的認真且仔細的人,

再加上房主是個喜愛挑自己毛病的討厭鬼。

 

「是。」

 

我一言不發的再次清理了整間房,

已看不見絲毫的灰塵與汙點,

不過又聽到了些微的聲響。

 

「砰──」

 

看著原本被擺在陽台上的花瓶緩緩降落,

砰的一聲便碎成片,

抬頭看著罪魁禍首竊笑著,

雖然明白他再找自己麻煩,

不過也無法反抗不是嗎。

 

緩慢的走向陽台邊,

身邊沒有任何的掃具,

 

「請小心,我馬上清理。」

 

心中的怨念已快溢滿,

不過明白自己並沒有資格有絲毫不滿,

也只好任命的清理這不必要的一切。

 

礙於害怕主上受到傷害,

要是流出血或者割出傷口,

那就不好了。

 

徒手檢起地板上的玻璃碎片,

雖然可能受傷的機率占了百分之八十,

不過至少痛的不是金泰亨。

 

「呀!別撿!很危險!」

 

突然得吼叫使我顫了一身,

玻璃碎片也因此札進手掌心裡,

摀住傷口,避免被看見,

快速的撿起其他玻璃便匆匆離去。

 

將碎片扔進垃圾袋內,

沒有馬上包紮傷口,

因為明白自己的工作內容還未結束,

還有很多等著自己呢。

 

熟練的收拾著所有垃圾,

看見大門緩慢的敞開,

像是適應一切,

快步走到大街上,

像個平凡人一樣等待著資源回收車。

 

-

 

一回到家中,

得到的是一聲斥責,

 

「受傷了不馬上包紮是想更嚴重嗎!」

 

聽在我耳裡這根本不是擔憂,

而是害怕我以後無法好好的做事吧。

 

「是,馬上。」

我走向自己的臥室,

與金泰亨相比,

自己的臥室明顯小的可憐,

不過對我來說,

只要能睡便是間好房。

 

拿起碘酒,

笨拙的抹上傷口,

對於清理傷手非常不拿手的我,

此時此刻真的很絕望呢。

 

「必須快點癒合,否則做事會更加吃力的。」

 

這是我腦海中唯一的想法,

沒有絲毫的委屈,

只想為金泰亨付出所有,

因為這是自己的本分。

 

終於結束,

看著手中亂纏的繃帶,

雖然很醜,

但包紮的過程,

可說是非常艱辛的呢。

 

-

 

轉開門把,

準備踏出房門,

便感受到一鼓強大的氣場,

抬頭看見金泰亨充滿怒氣的雙眼,

 

看來是拖太久了阿...。

 

「對不起。」

 

在這尷尬的場面,

金泰亨略先開口,

不過這一聲道歉讓田柾國著實驚恐。

 

「不,是我的問題。」

 

無法理解為何金泰亨要向自己道歉,

不過看他的表情,

這也不好過問。

 

只好隨便講出一句能應付的話,

好讓金泰亨臉上下垂的表情好看一點,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

 

抬起頭,

看見金泰亨的怒氣更盛,

顯然這是毫無用處的。

 

「來我房間。」

 

便略先離開。

 

-

 

「扣──扣──」

 

田柾國輕慢的推開房門,

迎來的是金泰亨的擁抱,

撲的田柾國滿懷。

 

「吻我。」

 

金泰亨抬眸,

與田柾國對視著,

眼神裡少了那抹輕視,

換之,

是撒嬌?

 

金泰亨扁了扁嘴,

那委屈的樣子,

像極了被欺負的小獅子。

 

「我、要、你、吻、我。」

 

金泰亨墊起腳尖,

在田柾國耳邊低喃著。

 

說完見他沒有動作,

便依照著耳朵的輪廓,

緩慢的舔嗜著、描繪著。

 

手也不安分的在胸前撫摸著,

對於正值青春期的男孩,

金泰亨這麼做完全是在點火。

 

忍耐力極佳的田柾國,

被這麼挑弄也是很難不起反應的,

金泰亨看著緩慢升起的褲襠心裡滿是驚喜,

原來這孩子對自己也不是沒有興趣。

 

田柾國眼神閃過一絲情迷,

不過立馬消失的無影無蹤,

當然這個眼神金泰亨是沒有看見的,

 

感受著金泰亨的鼻息不斷的噴灑在肌膚中的各個角落,

那眼神,交雜著許多不同的情愫,

急促的呼吸聲使田柾國下身一緊,

二話不說將金泰亨抱起,

向他那寬闊的三人床移動。

 

「對不起。」

 

留下了這句話便扣住金泰亨的後腦,

強制與自己交纏,

這極佳的技術不得不使人懷疑是否有過經驗,

不過這點讓金泰亨一點都不擔心,

田柾國這孩子,從小就開始待在自己身邊,

離開家門的時段除了到垃圾,

其餘沒有。

 

「唔、嗯...」

 

田柾國霸道的吻技使金泰亨悶哼了聲,

唇辦相疊,接著便是一連串的纏綿,

口腔內像是大戰般的激烈,

兩人的嘖嘖聲充斥了整間房,

再加上金泰亨那時有時無的呻吟,

讓房內的氣氛不斷的高漲,

 

 

兩人的身軀不斷的相互磨蹭著,

這也讓雙方身上的火苗不斷的上升,

金泰亨主動的環上田柾國的頸部,

似乎想讓兩人的距離更加貼近,

感受著彼此強勁的心跳,

 

「啊哈、哈…」

 

交疊的唇瓣退開了距離,

在空中牽著一條銀絲線,

金泰亨迷離的神情,

大口的喘息著。

 

很想要證明,

證明他是在意自己的。

 

方才那閃過的情繞,

很想讓他的更多模樣展露在自己面前,

才會這樣故意的、刻意的,

找他麻煩。

 

「…嗯、哈…你、喜歡我嗎…?」

 

話才說完,

田柾國就愣了一下,

那恍惚的眼神,

那欲逃避的樣子,

我…不行,

不行再讓他逃跑了。

 

「回答!」

 

我又再次以上位者的姿態和他說話了,

明明告訴過自己,

別在這樣了…

我緊錮住他的下顎,

那力道…

連我自己都不確定呢。

 

他微微張嘴,

欲語還休的樣子,

眉頭泛起的皺摺,

我確定…這不是因為吃痛造成的。

 

「看著我,回答。」

 

我忍著眼眶裡的淚水,

為什麼…

為什麼要你承認你喜歡我這麼困難?

 

淚液打轉著,

那種快要溢滿的心情,

我狠咬住下唇,

等著你的下文。

 

「…我喜歡你,真的喜歡,很喜歡,非常喜歡…喜歡你……我喜歡你。」

 

隨著你話語奔出嘴裡,

我的淚,

我強忍許久的淚,

就在此刻全部潰堤。

 

我放開緊握住的下顎,

環抱住你的身子,

依偎在你的懷裡,

我開心的哭了。

 

「你這個大笨蛋…我也很喜歡你啊…你…」

 

我邊哭邊搥打著你厚實的胸膛,

而你只是笑笑的用食指擦去我的淚,

你將手放在我背上輕拍著,

像是溫柔的母親和小孩子一樣,

那種慈愛的感覺。

 

「不要哭了,我會心疼的。」

 

你輕輕在我耳朵旁耳語,

癢騷騷的,

我抖了下身。

 

接著你陡然翻過身子,

手與我的手食指緊扣住,

往上伸,

俯下身含住我硬挺的紅瓔。

 

「嗯…」

 

我害羞的呻吟道。

這時你又再開口了,

 

你說…

 

「你只准被我操哭,其他時候不准哭。」

 

-END.




undefined


 

 

 

 

, , ,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