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田柾國中長文(甜)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封甯立刻轉頭看向拿著話筒譏笑的冷靜,可是見到的卻是冷靜鄙視人的嘴臉,這讓封甯十分受不了,但是由於是面癱的關係,她的臉上還是喜怒不形於色,看不出她的任何情緒。

「啊…是總裁嗎?抱歉,我腦子最近總是昏昏沉沉的…」

冷靜邊說還不忘假掰的做做動作給辦公室裡其他飢渴的男性看,接著關掉擴音了。封甯沒有再聽到總裁的聲音,又抬頭看了下冷靜,卻發現冷靜還拿著話筒,臉上還是一臉欠揍樣。

拜託…你腦子是洞破太大、心機太多、喝太多綠茶了,才不是什麼昏昏沉沉呢…

封甯暗自在心中誹腹。

她屏住呼吸,煩躁的抓了抓自己俏麗的短髮,瞪大水靈靈的眼睛望向自己桌上左前方的電話,心裡想著:「我們說過這麼多次話了,怎麼都沒打來過…?!」

她不耐煩的打開英雄聯盟的遊戲界面,火速登了進去,看到在線好友〔世界可愛田囧菇〕亮著綠色的燈,就馬上私他。

〔高冷歐膩〕:我心情煩躁,打嗎?

〔世界可愛田囧菇〕:…你不是在上班?

電腦另一端的囧菇看著〔高冷歐膩〕傳來的訊息不經失笑,他用手摀住嘴巴,另一隻手還是拿著話筒,聽到電話傳出來的聲音後,他的臉上再次覆上冰霜,表情儼然,神色嚴肅。

〔高冷歐膩〕:就是上班心情才會煩躁…黑線==

〔世界可愛田囧菇〕:…老闆發瘋了?

從來沒有老闆的囧菇不知道這種情形會有的感覺,所以帶著疑惑的心情打下去。

而他通常都是讓別人有這種心情的老闆……

〔高冷歐膩〕:對!我的老闆發瘋了!今天超級奇怪的!

〔世界可愛田囧菇〕:呃…怎麼一個奇怪法?

他把電話掛斷,在空無一人的總裁辦公室裡撫掌大笑,整間辦公室充斥著他的笑聲,門外的秘書聽到時還覺得奇怪,因為他們從未聽過總裁的笑聲,總裁在他們的印象中都是嚴肅嚴肅再嚴肅的代表。

封甯抬眼看了一下冷靜,冷靜被掛電話後,臉上掠過強烈低氣壓,彷彿是一個月來一次的大姨媽提早來了。在封甯眼裡這些奇怪的舉動都能為現在的她帶來些些快樂。

〔高冷歐膩〕:回家在說吧,我現在心情不錯了。先下掰。

〔世界可愛田囧菇〕:好。

他把電腦螢幕關掉,並起身理了理微微泛起皺摺的西裝。今天的他穿的是深藍色的條紋西裝,因為他上次看到〔高冷歐膩〕說喜歡條紋西裝,想說今天就來穿吧。

總裁推開厚重的門,到總裁的專屬電梯前,按下4F鈕,門立刻打開了,他步入電梯裡,對著鏡子再次整理了領帶,並重新夾過金色鑲鑽的領帶夾,揚起一副自信的笑容。

封甯一時不知道要做什麼,於是佛心來著的趁著冷靜出辦公室時,突然說要請辦公室的大家喝咖啡。

封甯公司Garena的內部設計很獨樹一格,寬敞的辦公室空間但辦公桌只有九張,但兩張桌椅從缺。公司因為不想讓大家都擠在同個小空間內,所以才會這樣設計。

詢問了大家的意見後,封甯拿起包包便離開了公司大樓。

「三杯冰美式、一杯卡布其諾、兩杯熱拿鐵……」

封甯在路上複誦著,這時她腦中忽然閃過一個畫面……

「喲,封甯,你在喝咖啡啊。」

總裁看到封甯桌上的超商咖啡杯,好奇的拿起來看了看,然後再說道:「封甯,你都喝卡布其諾喔?我沒喝過,可以喝看看嗎?」,封甯聽到後瞪大她的黑眸側向田總裁。

封甯倒抽一口氣,視死如歸的看著那杯將要代替自己送死的卡布其諾,為相處不到十分鐘的卡布其諾同胞感到光榮,並再次眼神死的說:「拿去吧,整杯送你喝。」

「哦,好,你…難得大方一次呢。」

聽到這句話的封甯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此時她額上的青筋爆起。

「咳、咳咳…咳、咳……」

馬丹…得了便宜還賣乖…死小子一個…你真是@#$%&*……

封甯對著空氣在大馬路上笑了笑,淺棕色的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粼粼波光,水汪汪的烏眸和粉嫩的櫻唇配上這裡翠綠的路樹,封甯有些單薄的身子也漸漸長些肉成為穠纖合度了,從她身後看去,就是一個嬌小可人的背影呢。

「要不要幫總裁買一杯卡布其諾呢?」

她一晃眼,總裁大大轉瞬間就在眼前了,她看到總裁似乎在喘著氣,充滿造型感的頭髮也滴落下了幾滴汗水,鬢角上剔透的汗也緩緩的流到喉結流到鎖骨,接著沒入了白色襯衫。

「封甯,你去哪裡了?!」

TBC.undefined

文章標籤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又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晴天,又來到了下午兩點,又來了!總裁又來了!當我正這麼想的時候,辦公室裡的門今天這時候竟然沒有被推開。

心裡那抹失落感不知是從何而來,平常明明巴不得他離開,現在怎麼就這麼想見到他呢?想看到他對自己的那一顰一笑,想看到他坐在自己身旁專注的那個眼神,只要是他,我都想看到。

在這一個小時,我不斷的轉頭觀察著辦公室的門何時會敞開,期待看到他的美顔但卻煩人的嘴,期待聽到他那沒必要的關心,想看到他,好想好想。

「喀——」聽見門巴被轉開的聲音,我迫不及待的轉過身,沒想到是我那遲到的同事,我緊皺眉頭,幽幽的轉身回電腦桌。

該死。

拍了拍雙頰,告訴自己別在想沒有意義的事了,包括總裁。認真的上班吧,把份內的事情做完就可以休息了,做的好說不定可以升職呢!

封甯是這麼想著的。

她如此認真的模樣,在同事看來是非常意外,總理看來是非常欣慰,不過坐在監視器前的總裁可就不樂意了。

怎麼不轉頭了?對我沒有興趣了?本來想說等他轉滿一百次就換取讓他下樓找她的機會呢,剩下三次了到底為什麼要半途而廢!

氣憤的用了拍打著木桌,身為監視器管理員,看到總裁這樣的行為,是非常的不知所措,只能滿臉黑人問號的就這麼靜靜站著。

接下來就是看著總裁死死的盯著銀幕,數著自己一點都不明白的數,只是聽到總裁數到三時那喜悅的笑容,和那咯咯的笑聲,怎麼聽起來有點可怕......。

看著總裁蹦噠蹦噠的跳出辦公室,那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總算離開了嗎,總裁他待了少說也有一個半小時了,也只死盯著其中一個銀幕,到底是為什麼?

帶著滿滿的疑惑,開始認真的做著自己的工作。

/

回到總裁辦公室,自己也索性不去四樓找她了,拿起話桶,想了想封甯的專屬電話,上次是不經意的瞄了一眼,怎麼知道現在派的上用場。

可他的電話不是播向封甯,而是封甯的隔壁桌,那位長得不差卻沒有甚麼樂趣的女人,那溫文儒雅的樣子感覺就是裝出來的,看她好幾次不小心的對自己肢體碰觸,那不愉悅的感覺又萌芽而出了。

「喂?請問您是?」

聽著那嗲聲嗲氣的說話聲,自己是沒有甚麼耐性在繼續聽下去,不過為了自己的計畫也只能忍耐了。

「不知道我是誰?」

那邪魅的低嗓,和那曖昧的話語,讓大家不得不誤會。聽著自己的聲音在另一頭傳來回音,便明白,開擴音了吧?

總裁的話機號碼是最特別的,不應該有人認不出來的才是。

這心機......。undefined

文章標籤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總裁大人知道我那天的行徑後,他就天天走來四樓,說是要巡視一下員工們的工作情形,但是…總裁大大你每天都來真的好嗎?這讓我開始嚴重懷疑總裁這個職位只是在打醬油的而已。

總裁每天的下午二點都會來,來的時候很安靜,手上總是拿著一個黑色霧面的馬克杯,邊走邊喝水,但…每次在巡完一輪時,都會拉一把椅子坐在我旁邊,靜靜的看我工作。

「喲,封甯,今天不打LOL嗎?」

下午兩點到了,他例行性的來巡一輪。他挑眉嘴角一抹彎彎的弧度,硬是要和我搭話,而且還是用十分挑釁的語氣,搞的我的胃又開始翻雲覆雨了,只要總裁大人坐在我旁邊,壓力指數每到下午兩點後,就會沿著曲線圖垂直飆升。

我因為緊張和害怕,所以都不大敢直視總裁大人的眼睛或在他旁邊做自己的事。

他一開始來的時候,我看了看電腦下方的時間,嗯…一點五十九分了,我拿起一隻筆和便條紙,在紙上匆匆寫下:「當總裁大人您看到這張紙條時,我已經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了,希望你以後不要再來了。」,寫完後,我便開始四處閒晃,總之不是在四樓就對了。

當我回來時,我看到紙條的空白處沒了,上面多了幾個字:「好,那你來找我好嗎www」,總裁……當然不好啊!看到你我就沒辦法工作了!!

「喲,封甯,今天午餐吃什麼啊?」

當他再次向我下戰帖時,我瞧了眼他臉上淺淺揚起的莞爾,隨著午光透過薄薄的百葉窗照射進來,光滑的白色地面上反射一些光線到總裁大人的臉上,時間陡然靜止,他的眼睫毛又長又翹的看起來真可愛,和平時看到的移動式立體冰山完全不一樣。

那座萬年小冰山好像…好像溶化了,但是不知怎麼的,我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額頭好像有些變燙了…

-

每天馱著龐大的壓力回到家後,我都會去打LOL,含淚打LOL…每日都和我家電腦君哭訴今天總裁又幹了什麼好事。

不過最近打排位都會遇到一個人,叫做〔世界可愛田囧菇〕,一看這個名字就知道一定是女生,一定是超級軟萌的可愛小妹妹,於是身為姐姐的我都會開開心心的跟他一起打下路。

可是後來在聊天的過程時,他說他竟然是男生……我馬上黑線三條,翻白眼都要翻到後腦杓了。我討厭弟弟,因為我是家中老大,下面沒有可愛的妹妹,而是有三個令人厭惡的三胞胎弟弟,他們總是欺負我,還和媽媽說是我欺負他們,人多欺負人少的,真是令人不恥。

不過他說他年紀大我兩歲,這時我才稍稍舒心了些,不過我還是想要一個會叫我歐膩的妹妹啊!

-

「總裁今天也來啊…」

我撇過頭,心裡滿是幹話,並真心且迫切的希望他可以不要再來了,但手還是不甘心的拉開椅子讓總裁坐下。

「對阿,想我了嗎?」

他毫無考慮的一屁股坐下來,把手撐在桌子上,身子朝著我的方向傾,那曖昧不清的距離是我可以感受到他的一呼一吸,而且天殺的他竟然板著臉放電啊啊啊!

微微蹙起的眉頭,加上有些高傲狂妄的眼神,把襯衫釦子全部扣起,手臂上捲起的袖子,整齊的衣領,俊俏的長相,好了…我應該專心工作了。

「沒阿。」

「哦…?是嗎?那…算了。」

或許是聽到不滿意的答案吧,超煩的總裁大人要去勾搭別的女生了!哦哦哦,我回家一定要開啤酒慶祝,而且明天就是星期五了,不如明天和朋友去夜店嗨吧。

此時,總裁皺眉,臉上換上一副很臭的表情,在我眼裡,那種表情就像是便秘十天的感覺吧。當總裁大模大樣的走出辦公室後,整間公司彷彿被冰霜冰封住了,空氣都凍結在原地,絲毫沒有任何一絲生氣。

不過,我也不以為然,心情好的跟什麼似的,飄飄欲仙呢。

-

又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晴天,又來到了下午兩點,又來了!總裁又來了!當我正這麼想的時候,辦公室裡的門今天這時候竟然沒有被推開。

TBC.undefined

文章標籤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P.2 早上八點,我揉揉疲倦的眼睛,坐在床上,聽著已經令我有些厭倦的歌曲。

果然,想讓一首好歌令人討厭,最棒的方法就是把它設成鬧鐘聲音。

我叫封甯,女性,工作是Garena的員工,工作職務是英雄聯盟的美術設計。

在事業這條路一帆風順,直到某天我莫名的被我們公司的總裁大人盯上了,事情是這樣的……

兩個月前的某一天,我仗著身後是牆壁的關係,大膽的在上班時間打LOL。

結果好死不死…總裁『偶爾』來我工作的四樓巡視時,我正小聲咕噥著:「馬的下路雷死了。」

「哦,十二殺五死七助攻嘛。」 一個有些耳熟的男聲在我耳邊響起,我帶著電競用耳機,完全沒有注意到總裁正站在我身後看著我的戰績,反而還皺起眉頭咒罵起我的上司和上上司和上上上司。

「我晚下班都是那啥總裁害的…煩死了…」 我邊說邊清兵,不過一會兒兵都沒了,塔也爆了,看了看右下的小地圖,又再次呢喃著自己隊的下路有多小白。

「嗯…?他怎麼害的?」 我們家田總裁揚起他的濃眉,面頰輕輕掠過絲絲喜悅的情感,但不久,總裁大大的屬性氣質又再次在他身軀間流動,流過的是一股冷冽的清泉,上面漂著一些浮冰,還有幾座小冰山在河川裡佇立著。

給人的感覺就是『生猛野獸,請勿靠近與餵食』的樣子,雖說總裁他常常頂著一座移動式立體冰山四處行走,冰山上還肆意插著尖刺,一種超級防範生人的感覺。

我沒聽見他說話,只是專心的打遊戲,所以便沒有回答他的話。不過已經這場必輸的遊戲已經打了四十幾分鐘了,我原本滿格的耐心也漸漸見底,只要可以發起投降我就馬上要投降,可是一旁的總裁大人似乎很不認同我一直投降的行為。

「ID名,高冷歐膩…好,我記住你了。」說罷,他瞥向我辦公桌上的牌子,『美術設計封甯』,後再開口:「封甯、高冷歐膩…是吧…」 同事一臉詫異的盯著我和我後面的牆壁,面對這龐大又炙熱的視線,讓我的心裡壓力又增加了一倍,內心的無名火也陡然點燃。

「冊那…為什麼不投降啊?!」 我臉上爆起隱形的青筋,右手握滑鼠的力道也爆增了幾倍,不爽度強大到可以直接捏爆橘子怒吼恰恰了,可是罵髒字的音量還是一樣小聲,表情也還是維持著一貫的面癱。

隨後我隊的主塔爆了,我隊輸了,我硬是按耐住滿腦子的怒氣,檢舉我隊的每個人,刻意送頭,馬丹!一直送一直送,我艸!!!在心裡默默豎起用兩隻手比的中指,隨即退出遊戲界面,螢幕切換到工作內容的地方。

呃…我的肚子…我幼小的肚肚突然一股劇痛,我摀住肚子,匆忙拿下電競耳機,起身時我剛好與一位站在我後面的男子對視了,他身穿一身寶藍色西裝,我瞥了一眼他西裝外套的材質,很高級的質料嘛…但肚子傳來的絞痛感侵襲著我的大腦,讓我無法為這個特別的陌生人多駐足幾秒。

上完廁所,一股舒爽感朝我襲來,我踏著輕盈的步伐走回辦公桌,誰知道一走進辦公室裡,我的同事們,沒有一個不用充滿惡意的小眼神看著我。 怎麼了?我做錯了什麼事嗎?!我在內心裡默默吶喊著,表情我想就和名畫〈吶喊〉裡人物的表情一樣吧…那麼的猙獰。

「呃…大家,怎麼了嗎?」我疑惑的問。

「…剛才總裁一直站在你後面。」 一位關係與我比較好的女同事,冷靜,語氣不急不徐的說道,但聲調中微微訕笑的腔調我聽出來了!

「什麼?!總裁?…我有聽錯嗎?」 我的背影音樂這時可以放擁有切身之痛的雷擊聲,不不不不不!不!!!我剛剛在打LOL啊!還一直講髒話!總裁…我還低咒了總裁一聲!

「沒有,甯甯,你沒聽錯,就是總裁。」

「…靜靜,我需要靜靜…」 我撫額,臉上還是一樣面無表情,

但心裡卻是…啊啊啊榦榦榦!我已經無語問蒼天了!! 就這樣,我和自家總裁田柾國的戰爭開始了,

不!是我被總裁田柾國欺侮的故事開始了…

TBC.

undefined

文章標籤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undefined

點開遊戲頁面, 因為實在沒事情做,只好來玩玩遊戲殺時間。

想出門,卻約誰誰沒空;

想睡覺,卻絲毫睡意都沒有;

想聊天,聊著聊著就被已讀了;

想碼字,腦袋裡一點想法都沒有。

所以只好來玩遊戲。 看著那唯一上線的名稱, 那不熟悉也不陌生的名稱。

嘶…… 突然一則訊息跳出。

〔世界可愛田囧菇 〕: 打? 看到這則訊息微楞了下,過不久,便立馬回神。

〔高冷歐膩 〕: 好。

鬼使神差的就這麼答應了。

一回神過來發現頁面已經是在選角了。

〔世界可愛田囧菇〕 : 下滿。

下滿?他跟誰?

〔高冷歐膩〕: 下滿?

偷偷的傳了條信息給他, 5路剩SUP、JG當我在猶豫的時候,那則訊息得到回覆了。

〔世界可愛田囧菇〕: 是啊,跟妳。 ……現在是流行不經過他人同意就隨意決定的年代嗎?

好吧……只能盡量不雷他了。 魔甘娜?拉克絲?機器人? 剩下三十秒而我卻還在躊躇之時。

〔世界可愛田囧菇〕 : 拉克絲吧,會嗎?

〔高冷歐膩〕 : 嗯,專五了。

我點下拉克絲的頭像,將天賦改成和她配對的選項。

瞄了下隊友們的角色, 欸?田柾國剛剛不是選凱特琳? 怎麼就變成伊澤了? 悄悄的敲了他的小窗,

〔高冷歐膩〕 : 怎麼換角了?

〔世界可愛田囧菇〕: 這樣比較好配合,還有,這樣他們會認為我們是情侶。

…… 好吧,雖然很無奈,但是也進到遊戲裡了,就玩吧。

-

技能ㄧ個個的丟向敵方。

【首殺!】 看到這兩個字出現在銀幕上,心裡滿是愧疚阿……

〔高冷歐膩〕 :抱歉。

〔世界可愛田囧菇〕 : 因為是你,所以沒關係。

WTF?? 好吧,反正戰績好就好了。 接下來沒預測到的是……

【高冷歐膩正在大殺特殺。】 【高冷歐膩已經無人能擋。】 【高冷歐膩已經成為傳說!】

啥? 我一臉懵的看著戰績 10/3/4 再看看他的 4/3/10 這樣他才是SUP吧……

-

〔超級低智商〕 : SUP一直搶頭真的妥?

〔腦袋破洞180〕:他們是情侶吧,看看他們的角色。

〔永遠的邊緣人〕 : 反正靠他們我們也要贏了。

〔超級低智商〕 : 我猜高冷歐膩是男朋友。

〔腦袋破洞180〕: 我也。

〔永遠的邊緣人〕: 那我要猜相反。

邊緣人我愛你……歐膩是女的,好嗎,女的!

等等……情侶? 腦袋破洞跟低智商才是情侶吧……看看你們的暱稱,多麼的適合彼此,說話方式也那麼般配,戰績也一樣爛到掉渣,是情侶吧?嗯?

〔世界可愛田囧菇〕:是啊,是情侶。

你特馬這時候就別一起參與了吧……算了,女人當自強。

我一打五吧。

【雙殺。】 【三連殺。】 【高冷歐膩已被終止擊殺。】

艸!果然一個人還是不行的吧。

【雙殺。】

【世界可愛田囧菇已經無人能擋。】

『All』〔世界可愛田囧菇〕:敢殺我女人,不要命了? 好,是很帥。

但特馬誰是你女人?

【勝利!】 看到銀幕上大大的出現這兩個字,真是滿滿的欣慰,隊友是豬,但是還是贏了,真的無限感動……

-

退出遊戲界面後,馬上看到那位…囧菇(?)的訊息。

〔世界可愛田囧菇〕:還打嗎? 眼睛怔怔的盯著電腦螢幕,推了推垂落鼻樑的無鏡片眼鏡,碰到鏡框的金屬框架時,手愣了一會兒。 那冰涼又堅硬的觸感,接著將視覺轉到筆記型電腦上,看著那條訊息,心裡沒有任何想法。

手放在鍵盤上,心裡的空虛寂寞感佔領的我的身體,腦子一片空白。

〔高冷歐膩〕:…不了…好累……

不知道是怎麼的,總之就是很想找個人來傾訴。

〔世界可愛田囧菇〕:怎麼了?

但…還是有些不太願意,或許是淺意識吧,我的淺意識人格可能就是這麼抗拒生人。

〔高冷歐膩〕:…沒事,我好多了,再打吧。

〔世界可愛田囧菇〕:真的沒事了?

看著這條訊息,很明顯的是在關心我呢…我眼巴巴的期待著下文。

〔世界可愛田囧菇〕:有事就和我說吧,我都會在線上的。

〔高冷歐膩〕:好哦,打吧。一樣,下滿。

-

此時,電腦另一端的男人,蜷起食指推了推圓框眼鏡,臉上泛起了浪花般的微笑蓋過枯燥乏味的沙灘。

休閒款式的黑色襯衫更襯他皮膚的白嫩,兩隻眼睛眨啊眨的,眼下飽滿的臥蠶,和那一抹微微揚起的弧度。

……他,已經很久沒有笑了。

這時,一個冰冷的女聲響起,一位身穿正裝的職業女子站在男人面前,看樣子,似乎是男人的秘書呢。

「總裁,待會有場重要的會議。」 「好。」

被叫做總裁的男人頭也不抬的回答了,並且用修長的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打字。

〔世界可愛田囧菇〕:抱歉,我等等要忙。

〔世界可愛田囧菇〕:晚八可嗎?

〔高冷歐膩〕:可以,我等你。

我等你,多麼曖昧不清的字詞啊,男人想到這裡又抽了抽嘴角。

秘書一看自家平時總是喜怒不形於色的總裁,嚇的小心臟都要跳出來了,男人舒展開皺起的英眉,給人的氣息也從『生猛野獸,請勿靠近與餵食』的感覺換成了一點粉色氣息。

「…網戀嘛…」 三個字緩緩的從男人嘴裡吐出,讓聽到的秘書大大傻眼,總裁也人家談網戀?!

 

TBC.

 

文章標籤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