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o17.o7.22

「欸咦——這裡是哪?」

睜開眼,視線一片黑暗,接著冷冽的空氣襲擊而來,使得自己不自覺打了個寒顫,想脫離繩索卻怎麼使勁也無法掙脫,就算使出渾身解數也對此事一點幫助也都沒有,焦燥不安的感受佔領了心理各處,皺起眉頭只想著等下可能會發生的各種狀況劇。

晃著小腦只希望蒙住雙眼的絲巾能因此而落下,不過清楚的感受後腦那緊繃的繩節,再晃個七八小時也不一定會鬆開吧,嘆口氣,忿忿的想著最近到底是做了什麼壞事,怎麼還沒進家門就被擊暈,然後現在也不清楚自己的所在地,待會到底會發生什麼出乎意料的事自己心裡也沒有個底。

該死——現在到底是怎樣。

/

一下子重心離開了木椅,慌張的驚呼了聲,便落於床鋪,床單上的氣味有些莫名,不過卻不令人討厭,淡淡的古龍水,聞的令人安心些許,不過夢境與現實總是相反的,當自己感受到安心的當下,床鋪邊的人兒馬上開始不安份了。

只感受到身體兩側的床鋪凹陷下去,重重的鼻息清楚的噴灑在後腦,耳背那溼熱的觸感使內心的不安感像階梯般快速上升,雖然想做點什麼反抗,現在的情勢卻讓自己感到非彼無奈,手無束搏之力的自己還跟別人談什麼反抗?

因為害怕而顫抖,腦子裡隱約的浮現一句話:「既然反抗不了,那就享受吧。」天使與惡魔的交戰,終究是惡魔獲勝,感受著對方一點一滴的侵略,身體配合著不斷貼近,只要不越逾界線一切安好。

被翻了個身,胸前的敏感接觸在冷空氣與薄繭上變得異常堅挺,舌頭上的顆粒鼓舞著自己身體上所有的細胞,手腕被繩索緊緊綑綁著,高舉在頭頂,那羞澀的心理仍然抵不過身體的舒適,緊捉著枕頭邊緣,享受著對方給予的一切。

手不急不緩的伸向褲襠,當分身被掌心握住的當下腦袋在迅雷不及掩耳的狀態下清醒,扭動著臀部希望能逃脫那即將深入後穴的指頭,慌張的搖搖頭,皺起眉頭,淚液沾溼了整條絲巾。

「不要——拜託、那裡不可以......。」

瀕臨崩潰的求饒使對方停下了一切動作,不過現在這個後果對方似乎也不太滿意,低語道:「一次之後,就放你走。」聲音熟悉的使自己減去些許害怕,不過聽聞交易內容顫抖的身子卻怎麼也停不下來。

潤滑液冰涼的觸感侵襲了後挺,意外的發現對方似乎不太粗暴,楞楞的等自己適應才有接續動作,酥麻感使肌膚生成了雞皮肐瘩,搔癢般的感覺壓過了後挺的不舒適,扭了扭臀部,期許對方給上自己更多,無法說出難以啟齒的話語,只希望對方能夠了解自己想對他表達的一切。

「想要了吧?我都明白。」

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當腦袋裡快浮出人臉的當下,對方又做出使自己近乎瘋狂的事。

一下子後穴被填的飽滿,那令人羞澀卻惱怒的事情佔滿了腦,該說慶幸上了自己的是他,還是羞澀自己與他性愛的次數居然多得讓自己能記住他的形狀與大小?

「該死、你這混蛋、給我鬆綁!」

/

事後朴智旻當然是被閔玧其冷落了整整一個星期,無論如何討好與道歉,自家情人看也不看自己一眼,直到朴智旻臉皺的與某種玩偶相似度過高,那憋屈的小臉使閔玧其不得不心疼一下子,說了聲好啦,便和好了。

要說閔玧其最搞不定朴智旻的原因,最大的大概就是因為朴智旻的臉皮厚到自己都承受不住了吧。

-Fin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