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碩珍。】
-
《早餐。》 

"寶寶起床了。"他拉開窗簾,讓那刺眼的陽光照射在整個房間。

 

陽光太大太刺眼使得我無法輕易的睜開雙眼。

 

我將頭埋進棉被裡,不想讓眼睛接收到任何一絲的陽光。

 

"好不容易放假你不睡到自然醒這麼早起床幹嘛?"

 

雖然正在問話,但我的眼睛依舊緊閉。

 

"餓了。"

 

我得到了這個答案,我忍住轟他一拳的衝動,衝著他大吼。

 

"餓了就自己去吃飯!打擾我睡覺幹嘛!"

 

語氣很衝,但他卻一點都不在乎。因為早就他知道我有起床氣。

 

"寶寶別睡了,我們一起出去吃飯吧。嗯?"

 

他邊說邊把我從床上拉起,將我從床上推到浴室,幫我擠牙

膏,並拍拍我得雙頰以免我睡倒在浴室。

 

我猜他一定是覺得最近過的太輕鬆才想嘗試被毆打的滋味。

 

我帶著這個想法直到我刷完牙洗完臉。

 

-

 

我一身衣服都沒換就走到客廳。

 

"寶寶怎麼還穿著睡衣,你該不會要這樣出門吧?"

 

"怎麼?怕丟臉?"

 

剛剛吵我睡覺的氣我可還沒消。

 

"不,只要是你我都喜歡。"

 

他蹦躂蹦躂的跳到我前面。蜻蜓點水般的親了我一口。

 

看他這樣我也只能氣消。這男人的忍受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強。

 

我輕靠在他極寬的肩膀上,在他耳邊低喃。

 

"寶貝呀,我只想吃你做的。"

 

說完還調皮的往耳邊吹一口氣。

 

看到眼前微顫抖的男人,我不禁笑了一下。

 

他紅著臉質問我,

 

"你在幹嘛!不、不能這樣子!"

 

說完他就摀著他那紅通通的小臉奔跑到廚房認命的做早餐了。

 

────────────────────────────────────

 

【號錫。】
-
《夜市》 

 

"咔"一聽到開門聲,我就咚咚咚的跑到門口

 

迎接那個今天去簽唱會的男人

 

他一看到我,馬上將我擁入他的懷抱

 

嘖嘖看這身高差。

 

明明我們年齡相仿,怎麼就差這麼多?

 

"歐爸呀,我們今天去逛夜市吧?"

 

他看我的大眼眨呀眨的,那說多麼期待就有多麼期待,不過..

 

"不要,我今天好累,親愛的就待在家吧,嗯?"

 

他一如往常的拒絕我,有工作時拒絕,

 

沒工作也是。

 

見他沒答應,我晃了晃他的手。

 

雙眼眨吧眨吧的望著他,好不可憐。

 

"好吧,既然你這麼想去..."

 

他說完便把手邊的東西放在地板上,將我抱起,走向臥室,把我扔到床上,便欺身靠上我。

 

"既然你這麼想去,那就先讓我在你身上逛一圈"(燦笑)

 

他說完便將手伸進我的衣服裡開始遊走__

─────────────────────────────────────
【南俊。】
-
《破壞》 

''寶寶新年快樂。’’

 

眼前天真的孩子,帶著他那清楚的小酒窩,笑著告訴我。

 

’’寶寶我們去買東西吧,好嗎?買些日常用品,和我們私人的
東西。’’

 

不知道是有心還是怎樣,他特地把私人拉長音節。

 

’’知道了,走吧。不過南俊呐,不用戴口罩或帽子遮一下嗎?’’

 

有個愛豆男友就是必須得這麼的小心翼翼,只要失誤一次,或

許永遠都回不去了。

 

’’好,你等我一下。’’

 

’’噗哧。’’雖然每次出門都會看到他這種裝扮,不過每次看每次

都覺得好有喜感。

 

’’笑神麼?’’

 

’’沒、沒有。’’ 我努力的忍住笑,不過我不會知道我現在的臉有多猙獰,忍到扭曲。

 

看著都有點嚇人。

 

’’寶寶你還是笑出來吧,好可怕。’’他一臉汗顏的看著我說。

-

恩。

 

下一個要去的地方,真的很不想去。不過家裡的碗也該換了。

 

果然......

 

’’鏘──’’ 

 

’’那個我說,寶寶阿,你要相信我,我絕對絕對不是故意的..''

 

他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好了別說了,我知道發生神麼事了。’’

 

還能說神麼呢,嘖。他把無敵破壞王詮釋完全透徹。

 

這我也不是不知道,怎麼會帶他來這阿...

 

''好了南俊,接下來,神麼都別碰吧。’’

 

’’我沒碰那個阿...是、是他...''

 

''是是是。是他自己掉下來的對吧?’’

 

’’寶寶最高!!’’

-

還是帶了一堆碎玻璃回來阿.....

 

還賠了不少錢....店員歐膩都用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呢。

 

算了,誰叫我愛他。

 

私人物品當然沒少買,他幫我買了一件黑色薄紗蕾絲短裙睡

衣。這種天氣到底誰穿這玩意兒?

-

我用浴巾擦拭著自己的頭髮。

 

終於擦到半乾了。

 

’’寶寶睡了嗎?’’南俊從房門外走近來,還很順手的關了那盞唯一能照亮房間的燈。

 

'’恩...還沒呢。要睡了?’’完全不知情,正有一頭發情的猛獸朝我這走來。

 

’’寶寶你說,要用多少錢,才能用壞你。並且讓你成為我的?’’

 

他在我耳邊低喃著。雙手放肆的伸進衣內游走,並一下又一下

的親吻我所有的部位。

 

額頭、耳垂、鼻子、嘴唇、到了鎖骨他停下,種下一顆顆他所謂的個人印記。

 

再慢慢的向下碰觸,當然,手也沒閒著。

 

夜___還長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泰亨。】

-

《奶昔》 

’’熱水放好了。’’我在浴室大喊著

 

’’等我吃完我就過去。’’

 

吃?他有神麼能吃?我急忙的走出浴室,想著客廳那男人會不

會又傻傻的亂吃東西

 

看著眼前的男人,左手拿著草莓奶昔,右手拿著草莓麵包

 

’’泰泰呀,我說幾次了,你這樣吃不健康!!’’ 

 

我慢慢的走向那男人,嘗試搶走隨便一樣東西。

 

他似乎反應到我要搶走他的食物,左閃右閃,就是想辦法避開

我搶奪他食物的雙手。

 

’’嘖,知道了。不搶了你慢慢吃唄’’

 

半放棄的看著他,坐在沙發上,搶走遙控器,轉到了我最愛的

節目。

 

’’親愛的?不開心?’’男人試探性的問著,輕皺著眉頭。

 

’’沒有,你先別吵我要看我的歐爸們。’’我用著極為不耐煩的語氣對他說。

 

我不就是擔心你吃這樣會吃壞身體嗎,你怎麼就聽不進去呢?

當然這種話只能在心裡想著。

-

等等...為神麼...這麼安靜?別這麼安靜呐...

 

好吧......

 

’’果然就是無法讓人放心,這麼安靜肯定有鬼’’

 

我快步走向廚房。

 

果不奇然,看著冷凍庫大開,再看看金泰亨。

誰來告訴我為神麼廚房地板有滿滿的奶油?還有他的臉。

 

’’泰泰呀,我猜你是沒被趕出去過吧?’’我嘴角雖是上揚,不

過整體看來,這笑容真的很巫婆。

 

眼前的男人完全沒有悔改之意,反而還沾了些奶油放到嘴裡。

 

’’你今天、不,5點之前沒清乾淨,今天只好麻煩金先生您睡

沙發了’’

 

到現在他才明白事情有多麼嚴重了,無所謂,我相信...

 

他一定會睡沙發的。

晚點再來看看吧,熱水放了也是放了,總不能浪費吧,那就我去泡吧!

 

我帶著kkkk的笑聲離開廚房,身後的男人,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不知所措的看著地板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雞糖。】
-
《早安吻》 

 

"快起床你這臭小子!"

 

平時不睡到自然醒不起床的閔玧其,竟然在早上7點喊我們雞米妮起床?

 

"哥,起床了?早安吶。"

 

一起床就能看到自己的愛人在身邊真的很幸福呢。

 

"朴智旻!我說...唔"

 

看著眼前愛人的嘴唇,還有著昨晚激情的紅腫,我不禁傾身靠

上。

 

原本只是蜻蜓點水般的吻,因為唇上的香甜是在讓人意猶未

盡,轉變成了激烈許多的纏綿。

 

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為此還牽出了一段帶點情色的銀絲線。

 

那微瞇起的雙眼,似乎在祈求給予他更多的接觸。

 

看著他因為方才纏綿後微嘟起的雙唇,真的很容易讓人把持不

住。

 

不過為了這哥的腰,和今天能不能和哥一起睡,的種種因素著

想,還是先休息下吧。

 

"哥,很喜歡智旻碰你吧?"

 

將手伸到愛人的頭頂上,一下一下的輕撫。

 

看著眼前的愛人,似乎像是在看著稀有物品般的仔細。

 

他一下的撥開原本我輕撫他的手,便說道。

 

"朴智旻!你一晚要這麼多次,怎麼可能有人撐的住!"

 

他生氣的指控我,不過我卻一點也不害怕。

 

這哥昨晚在我身下叫的挺浪的阿,今天會腰痛是早就預測到

的。

 

"哥,別生氣嘛。洗漱完我幫你按按摩吧。"

 

 

 

語畢。我一把把他抱起,慢慢的走到浴室,深怕他會摔下去。

 

-

 

到了浴室,但是閔玧其遲遲不從我身上下來。

 

"哥?你不下來嘛?"

 

 

"我!要你!抱著我!直到!我做完所有盥洗的工作!"

 

"是,哥這麼輕,抱多久都不是問題!"

 

朴智旻看著自家小寶貝兒任性,自己也只能認命的聽話了。

 

 

"我好了,我要回房間,幫我按摩。"

 

這混蛋,昨晚這麼激烈幹嘛,今早只是想翻個身,身體卻像撕
裂般的疼痛,怎麼樣都無法入眠,睡不到自然醒很痛苦的!!

 

 

────────────────────────────────────

【柾國。】

-
《長肉》 

 

我是一名腐女,有事沒事就是看同人小說殺時間。
自從遇到了我的男朋友__田柾國。

 

"寶貝呀,你在幹嘛?"

 

看小說看到一半,螢幕上突然出現了一張軟萌的小臉蛋。

 

我將手湊了上去捏捏他的小臉,便快速的將手機放到身後。

 

"沒神麼阿,在等你呢。"

 

我笑著看他,努力的想讓他失去對手機內容的興致。

 

不過顯然的表現的太過明顯了,他看向我身後的手機。

 

拿起來隨意的解了密碼。

 

"寶貝兒用我的生日阿?真可愛。"

 

該死,應該用複雜點的。

 

不過現在已經太晚了。

 

"泰亨哥...智旻哥...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面?"

 

他看了看我手機裡的內容,輕輕笑了笑,便開始慢慢爬上床,

靠近我,然後欺身上來。

 

"嗯?寶貝兒喜歡看這種?那你接著看吧。"

 

說完便慢慢的脫下我原本就不長的牛仔短褲。

 

"幹、幹嘛?"

 

要我接著看我是很開心拉,可是他這是在做什麼?

 

"我們和他們做一樣的事,你念出智旻哥的臺詞,如何?"

 

這似乎是疑問句吧?不、他不等我的回應就開始了動作。

 

撕扯著我原本穿著的黑絲襪,從大拇指、手指、中指,開始舔

拭。

 

"嗯、別、別這樣.."

 

腳趾天生敏感的我,受到了一連串的刺激,開始輕喘著。

 

他對於我的抗議完全不予理會,腳趾、腳背、小腿、膝蓋一直

到了大腿。

 

"嘶..不、不要了.."

 

"講的很好阿,智旻哥是這麼講的?"

 

他挑了挑眉。

 

我舔了舔乾燥許久的嘴唇,這對他來說是致命的誘惑。

 

一開始的吻似是蜻蜓點水般,慢慢的,變得激烈,輾轉著彼此

的雙唇,互相著交換唾液。

 

沒時間換氣的我,因缺乏氧氣而脹紅了臉,見他還不停下,我
輕拍他的胸膛。

 

那渙散的眼神、微紅的雙頰,使他差點把持不住自己。

 

我因為舌頭乾燥而吞了吞口水。

 

啪咑一聲,他僅存一點的理智線,全斷光了。

 

我的腳在他的背後隨意的蹭了蹭。

他輕輕的在我耳邊低喃、用他那沙啞的低音。

 

"寶貝點火了就負責滅。"

 

他摸上了我的腰間,將隔在我和他之間的那層薄布向上拉,熟

練的解開胸罩的扣子,大手覆上那眾人羨慕的雙峰。

 

這讓我像千萬隻螞蟻爬上身體般難耐。

 

"柾、柾國.."

 

"嗯?小說裡出現了我嗎?"

 

他懲罰性的捏了捏我的骨瓣。就算再多麼燥熱,他還是不忘著

欺負我。

 

連同底褲ㄧ并扯下,手指深入花穴開始亂竄,手指微微彎曲,

搔弄著內部,像隻蝴蝶般探索,似乎想找著什麼一般,胡亂的
掃蕩著。

 

"柾、柾國,拜、拜託.."

 

"好好念,我會滿足你的。"

 

"阿昂、哈..泰、泰亨不要了,拜託..."

 

一下子戳到我的敏感點,想要他填滿我的一切,只好造著他的

指令做。

 

"這裡?想要了?泰亨?好,我要你看清楚,現在操你的男人到

底是誰。"

 

他將他的碩大,直直灌入我的體內,感覺到我的嫩穴緊包覆著

他的男根。

 

這種感覺是前所未有的,使的我們到吸了一口氣。

 

從未做過這種事的我,身體像是撕裂般的疼痛。

 

"別動,拜、拜託.."

 

未開發的花穴,異常的緊繃。

緊繃的令人窒息。

 

看著他因為忍耐,額頭冒出的那團汗水

 

經過幾次努力的深呼吸,終於放鬆了那麼一點點。

 

抓到空檔的他,一下子衝到最底。

 

"嘶..混、混蛋.."

 

我半睜開眼的看著他,如此的魅惑。

 

額頭上的汗水緩慢的流至他粉嫩的臉蛋,慢慢的至他那充滿男

人味的喉結。

 

明明只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在我看來,卻是如此挑逗著我混

身上下的細胞。

 

"啊、哈..."酥麻的聲音從我的嘴巴喊出來了。

 

我不敢相信那種肉麻至極的聲音是我發出的。

"嗯?寶貝兒,很舒服是嗎?"

 

他邪魅的嗓音讓我的耳朵又再次的敏感,我微微伸出那早已軟

弱無力的小手摸向他那雄厚的胸膛。

 

是啊,真是舒服呢..

 

"不..不,一點也不......"

我為我傲嬌的宣言感到後悔......

 

"那...就讓我來讓你舒服吧。"

 

他微微的抽出的他的巨根,然後...換來的是無盡的抽差。

 

"嗯...哈.."

 

柾國慢慢的呼氣,似乎是太刺激了,他受不了?

 

眼下的小穴緊緊包覆著他的巨根,我的乳房晃動著,而他健壯

的腰不斷的前後搖動著。

 

我...真的好、好..爽呢。

 

雖然這樣說很羞恥,但是因為他碩大的前後搖動,使我下體帶

來巨大的快感...

 

"阿哼..別..嚶..慢、慢點.."

 

"別慢點?寶貝這麼欲求不滿?"

 

這淫穢的話語,對我來說是催情的藥劑。

 

’’柾、柾國..昂阿...''

 

’’又出現我的名字了?’’

他將頭埋進乳間,無止盡的舔拭,似乎想把每個角落都給嘗過

一遍。

 

腰間微微屈起,想讓身體離他更近,似乎發現了我的小動作,

他停下,神麼都不做。

 

我微瞇起雙眼,想知道他為神麼停止動作。

 

’’寶貝台詞不唸了?’’

 

接著又是一連串的撞擊,他輕撫我通紅的臉頰,沿著耳窩描繪

著我的耳形。

 

從額頭開始親吻、眉間、鼻樑直到我的雙唇,又是一串激吻,

兩手覆上雙峰,不輕不重的按壓紅瓔。

 

’’我..只想叫你的名字阿..哈、阿昂。’’

 

’’寶貝兒真乖,我現在就滿足你。’’

 

胡亂的衝撞著蜜穴,好巧不巧都撞擊在我的敏感點。

’’要、要到了..昂阿..’’

 

’’痾、痾哼..忍著點,等我’’

 

我將雙腿環上他的腰,讓對方都更貼近彼此。

 

’’哈..呼..''

 

他將屬於他的熱液全數灑進我的體內,過度的高溫,我不禁收

緊了花穴,像是在吞吐他的男根一般。

 

’’寶貝你再繼續,我不介意再一次。’’

 

’’出去!你這混蛋!’’

 

’’走吧我抱你去洗澡。’’

 

看著我的花穴流下他方才留下液體。

 

注意到他閃爍不定的眼神,對視中眼神帶了些懇求。

 

’’田柾國,再來一次我會讓你硬不起來。’’

 
 
 
 
 
 
 
 
 
 
 
創作者介紹

Huai_所有腦洞.

hu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